第799章

神经病才会证实这种事情,时莜萱当然否认。
并且跟父亲一起,怒斥这人脑子有毛病,并且警告他再纠缠不清,就马上打110报警。
“报啊,你现在就报。”
报警并没有让男人害怕,还声称自己是派出所常客,对所有警察都熟悉,就算是警察来了也不能给他怎么样。
时禹城知道这次遇到无赖了,又急又气双眼一黑,跌倒在地上!
“爸爸,爸爸您没事吧?您不要吓唬我。”时莜萱急忙从爸爸衣服兜里拿出速效救心丸打开瓶子,用里捏开嘴,往嘴里塞了十几颗!
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,有好心人帮忙打120急救电话叫救护车。
那男人见时禹城不像是装的,又怕担责任,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……
医院。
时禹城躺在病房休息,手上输着液。
他没有大碍,就是一时气急晕倒了,又及时吃了药,没等到医院就醒过来了。
虽然没有大碍,不过有病史也不能疏忽大意,医生建议时禹城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,并且在医院观察二十四小时。
二十四小时后,如果各项指标平稳,都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回家。
医生给他开的药物掺了安眠的药,他现在熟睡中,一时醒不过来!
时莜萱让护工陪着,自己到外面打电话。
电话拨给盛翰鈺:“喂,你怎么回事啊?找个这样的人过来,给我爸都气住院了知道不知道?”
盛翰鈺:“住院?在哪个医院?我马上过去。”
时莜萱:……
她说你别过来,我爸连气带吓,血压差点冒顶了。
他现在情绪还很不稳定,你别过来刺激他。
盛翰鈺:……
“放心吧,我不跟他打照面,你在医院一个人也不方便,我去给你跑跑腿总行吧?”
她一想,也挺有道理的,于是就答应了。
很快盛翰鈺就到了,他想的挺周到,不是一个人来的,给十六也带来了。
万一有点什么事,有十六在前面张罗也方便点。
“怎么回事?”盛翰鈺问。
时莜萱瞪他一眼:“你还好意思问?这次你用力过猛了,差不多找几个奇葩就行了,怎么还找了这么个东西?爸爸就是怕我挨打,为我挡拳头才晕过去的……”
时莜萱这些天看见的奇葩,大多数都是盛翰鈺找来的“演员。”
为的是让时禹城对相亲失望,然后他再找个适合机会出现表忠心,就能事半功倍。
盛翰鈺安排人和她“相亲”,时莜萱是知道的。
所以这几天她一直都很配合爸爸,让去哪就去哪,让见谁就见谁。
甚至有的人时禹城看不上,想立刻走掉,她还会劝着留下来,让对方给奇葩行为进行到底,加速父亲失望的速度。
这次的男人凶蛮不讲理,在江州这种法制社会实属罕见。
于是时莜萱就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人是盛翰鈺找来的“演员”,当然就要责怪他,找他算账。
“等会儿,你稍微等一会儿!”
盛翰鈺打断她的话,严肃道:“从头说,那个人叫什么,在哪见的面,都发生了什么事,说了什么话,一点点说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