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9章

自我慰没成功,因为她又想到六年前。
多年前,盛翰鈺已经爱上自己,却因为顾念旧情才让简怡心一再误会,从而弄出那么许多的事情。
多年后,她会不会也成为第二个简怡心?
盛翰鈺如果对她也是顾念旧情,实际上已经移情别恋了呢?
毕竟现在的自己,比多年前的简怡心还要有“优势”,她可是多个女儿的。
盛翰鈺就更有理由同情自己,就算不爱也不忍心像是对别人的女人那样冷漠无情……
脖子上那条他亲手做的钻石项链,这一刻仿佛是套在脖子上的枷锁,紧的让时莜萱喘不上气,感到窒息!
于是她摘下来,放在口袋里。
她不稀罕同情。
如果没有爱,那就彻底划清界限,对谁都好。
……
哒哒哒,小姑娘回来了。
她跑到妈妈身边,神神秘秘凑近她耳边:“妈妈,爸爸说话声音太小,我没听清。”
时莜萱:……
没听清你搞这么神秘干啥?
闹呐!
但小姑娘又说,虽然没有挺清楚全部,但有几个词还是听见了的。
好像说什么“婚礼”,“不能亏待人家”,“一心一意”之类的话。
“嗯,知道了,我头疼去房间躺会儿,刚才的事情不要和你爸爸说,做我们母女俩之间的秘密。”时莜萱有气无力说了这些话,然后回房间。
小姑娘当然不会说,毕竟偷听也不是光彩的事情。
盛翰鈺打完电话回来,见时莜萱没在,自然就要问人去哪了?
时然:“妈妈头疼,去房间休息了。”
时莜萱身体不舒服,盛翰鈺也没心思继续吃东西。
他到厨房亲自热杯牛奶,然后连门都没敲直接就进去了。
“萱萱,你感觉怎么样?”大手摸到她额头,不烫。
时莜萱一巴掌给他手打掉,语气很不悦:“你进别人房间怎么不敲门?出去!”
“还有别叫的那么亲热,萱萱不是你叫的,叫我时小姐或者时董事长都行。”她说话的时候用被子蒙着头,因为她不想让盛翰鈺看见满脸的泪水。
盛翰鈺:……
刚才还是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翻脸了?
他问:“你怎么了?”
她答:“头疼,需要清静,你去陪孩子吧,不用管我。”其实她最开始想说“你走吧”,但话到嘴边却改了口。
女儿心心念念盼望他回国,现在他终于回来了,时莜萱不能因为他要娶别人就给女儿享受父爱的权利也抹杀,那么做太自私。
“好,那你休息吧,牛奶我给我放在床头,趁热喝。”
盛翰鈺关上门出去。
见到女儿第一件事就是问:“妈妈怎么了?刚才还是好好的,怎么突然头疼?这段时间经常头疼吗,有没有去医院看大夫?”
时然:“我妈不是真头疼,是您打电话后,她才头疼。”
……
晚上的平安夜聚会,本来时莜萱是不想参加了,借口还是头疼。
不过简怡心告诉她,准备和马灵儿到家里来亲自给她看病!
马灵儿是神经内科医生,专治各种头疼。
是真病还是装病一看就知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