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7章

“是这样子吗?”盛翰鈺眼睛里也闪着光彩。
“嗯,是这样的,不相信我戴给你看。”
她给项链戴在脖子上,然后让盛翰鈺看:“好看吗?”
“好看。”这家伙只用眼角余光瞄了项链一小下,然后目光就停留在时莜萱脸上移不开,一直盯着看。
她脸红了。
时莜萱不好意思了,扭过头看墙,但仍然能感觉到炙热的目光始终在自己脸上!
如果换做以前,她会瞪回去,再加一句:“看什么看?再看给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
但现在她没有,凶不起来。
“戴的有点歪,我帮你正正。”
盛翰鈺绕过桌子到她面前,手绕过她脖子正项链的位置……
俩人距离太近了,近的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!
时莜萱不敢看他,她觉得自己脸更红了,烫的呼吸都有点急促。
偏这男人还明知故问:“你脸怎么红了?”
“暖,暖气足!热的。”她回答。
“哦,原来的热的啊?怪不得额头都湿了。”盛翰鈺一手撑墙,另一只大手轻轻抚上时莜萱额头,也不用纸巾,就用手指轻轻帮她擦去脑门上的汗!
俩人挨的太紧了,这姿势有点暧昧。
而且他始终看着她,目光越来越炙热!
俩人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,马上就要吻上了,时莜萱仰头闭眼……
“咣!”
书房门被推开,小姑娘进来了:“你们干啥呢?”
俩人闪电般分开。
同时解释。
盛翰鈺:“我帮你妈妈戴项链。”
时莜萱:“他帮我吹眼睛里的灰!”
小姑娘歪着头,眨巴着大眼睛问:“所以,你们到底是在做什么呢?”
大人总是觉得小孩子什么都不懂,他们总是喜欢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随便撒个谎就能给孩子糊弄过去,而且还不许孩子撒谎!
盛翰鈺:“吹眼睛里的灰。”
时莜萱:“戴项链。”
然后俩人面面相觑,再看女儿都有点尴尬。
时莜萱有经验,每当在这种时候,她都会唬着脸转移话题,就像现在这样:“时然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?小孩子要有礼貌有教养,好的教养就是在日常点点滴滴中养成的……”
她想用女儿进书房不敲门搞事情,但时然几个字就让时莜萱哑口无言:“小孩子不能说谎,大人也不可以。”
时莜萱:……
她虽然理屈,但是可以利用家长的身份不讲理呀。
时莜萱走过去揪女儿小辫子:“行啊你,翅膀还没硬就准备和我作对了是不是?我看你是作业太少,闲的没事干,不如这样给小学所有的语文课文都背下来吧……”
大喇喇找茬。
时然还只能屈服。
小姑娘苦着脸,心不甘情不愿赔礼道歉承认错误,然后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……
方姐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菜,给盛翰鈺接风洗尘。
海鲜是少不了的,盛翰鈺至从海鲜脱敏后就酷爱海鲜,几乎每顿都要吃。
但他夹起一只大虾,三两下剥出来,放到时莜萱碗里,第二只才是时然的。
时莜萱破天荒也给盛翰鈺剥了一只虾仁,放他碗里:“你也吃,别只顾着我们。”
“好。”
盛翰鈺拿筷子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,是激动的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