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6章

方姐和十六买菜回来,时莜萱到厨房和方姐一起做饭,但被嫌弃了。
“这里不用你,没有你帮忙我还能快一点。”
时莜萱被方姐从厨房推出来。
她当然自己知道帮忙就是帮倒忙,越帮越忙。
但她能怎么办?
除了厨房不知道去哪。
盛翰鈺这次回来,时莜萱是很高兴,可是他对她礼貌有余,热情不足!
他这态度,总不能让她主动贴上去吧?
也没有这样的先例啊,时莜萱还是抹不开面子。
父女俩在客厅开开心心聊天,她又插不上话,干坐着有些尴尬。
正好盛翰鈺主动开口:“时董事长,我有礼物送给你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
礼物喜欢,不管是什么她都喜欢,但对这称呼不喜欢。
太公事化了。
只是又不能反对,反正心里就别扭着。
盛翰鈺送她的礼物是一条钻石项链——太难看了。
钻石是不小,但切割的是什么玩意?
像是残次品。
“谢谢。”时莜萱准备收起来。
不管怎么样,也是人家送的礼物,就算是嫌弃也不能当场表现出来。
但时然没给面子,她不只指出来这条项链一点都不好看,还拿出自己的礼物做对比——同样一条钻石项链,但是工艺精巧,巧夺天工!
很多时候,东西就不能做对比。
不比还能多少有点心理平衡,但是一比自己的就不能要了。
不好就不好吧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但时然还要给两条项链放在一起比较:“爸爸,为什么你送给我的项链这么漂亮,送给妈妈的项链那么丑?”
盛翰鈺拿过来仔细看:“丑吗?我觉得挺好看呀,比你那条好看。”
时莜萱:……
她在心里吐槽:盛翰鈺,你是又瞎了吗?
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好看的?
时然很认真的再仔细看,细细品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一点都不好看,爸爸审美观有问题。
但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娘。
时然表示自己还小,不用戴项链,她要和妈妈换礼物,好看的那条送给妈妈,自己要那条丑的。
“不行。”
时莜萱还没等发表意见,盛翰鈺已经强烈反对上了。
他用各种理由拒绝时然和时莜萱换礼物,而且神色紧张,这让时莜萱心里更不舒服。
不过一条钻石项链,至于他这么紧张?
就好像自己会占女儿的便宜一样。
想要钻石项链,时莜萱什么样的买不起?
她没好气给两条项链都抢过来,然后塞到盛翰鈺怀里:“别争了都还给你,我一条都不要,看给你紧张的。”
盛翰鈺:……
时莜萱到书房,坐着生闷气。
“笃笃。”
“没人。”她没好气道。
“没人”盛翰鈺也进来了。
他手里还拿着那条丑的不像话的项链,还挺执着。
盛翰鈺拽过一张椅子,坐她对面,手里摆弄着项链,扭扭捏捏有点犹豫,但还是道:“这条项链是我亲手做的,不好看啊……”
时莜萱:……
她满腔怒火和委屈,顷刻间就化作虚无。
大眼睛晶晶亮盛满光彩:“你说啥?再说一遍。”
于是盛翰鈺又说了一遍:“这条项链是我做的,用这批出产最好的钻石,但没切割好。”
“我看看。”
时莜萱从他手里给项链拿过去,仔仔细细看:“切的挺好啊,现在国际上流行不规则,不对称图形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