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0章

她不再纠结妈妈为什么不开心,而是告诉她一件让自己很开心的事情:“妈妈,爸爸还邀请了冰冰姐来出席活动,一会儿你看见人别给人脸色看,冰冰姐是我偶像。”
时莜萱:……
王冰冰果然来了。
大门口又是一阵骚动,记者们都抛下她往大门口跑。
王冰冰光彩照人出现在大家面前,前呼后拥又恢复了以前的风光。
盛翰鈺上前打招呼,俩人握手寒暄,然后王冰冰自然的挽起盛翰鈺胳膊往礼台前走。
这还不算,时然也蹦蹦跳跳过去了,亲热的叫“冰冰姐。”
王冰冰蹲下身,亲昵的吻下小姑娘额头,然后另一只手领着她,三人亲亲热热走到礼台前,她在礼台后的广告墙上签字,三个人一起接受记者采访……
三人配合默契,面对记者进退有度,不时还能三人互动,仿若他们才是一家三口似的。
盛翰鈺给记者介绍王冰冰是这次慈善酒会的形象代言人,而时然是形象大使,他们顶盛和天马是这次筹备方。
作为资本方,他一个人在礼台上显然不合适。
于是他就给简宜宁也叫上去了。
时莜萱:……
当然就算找她上去,她也不愿意和王冰冰同台。
但主动拒绝和被忽视是两回事,于是时莜萱心里就更不舒服了,好像是被抛弃了似的。
简宜宁在礼台上夸夸其谈,先是说了下这次慈善基金的必要性,然后着重介绍天马集团对基金会的重视和以后要和顶盛更多,更深度的合作等等。
发表很官方,但是没毛病。
简宜宁发言后下台,向她走来。
时莜萱沉下脸,准备接受简宜宁解释。
那番话一听就不是现场发挥,指定是事先准备好的稿子,而他代表天马发言,不需要跟自己解释下吗?
貌似不需要。
“嗨!泽融,上次你说请我吃饭,到底什么时候兑现?”
简宜宁从她身边擦身而过,一个字解释都没有!
盛泽融:“混蛋小子,现在还对我直呼名字?叫姐夫。”
“姐夫哪里有哥们亲切,对不对?还是叫名字习惯了……”
俩人嘻嘻哈哈,云哲浩和简怡心,马灵儿也起哄,几个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。
但没人提时莜萱,距离这么近,也没有人过来跟她说话,或者让她过去。
她被孤立了。
时莜萱这次突然悔婚,让朋友们对她都有意见。
谁见到她谁说她,说她做的太过分,这次要是伤了盛翰鈺的心,以后她再也找不到像是盛翰鈺那样对她好的人。
一个人两个人这样说,她还能不在乎。
问题大家都这样说,并且说完朋友们都不愿意搭理她了,连简宜宁现在都离她远去,时莜萱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。
这样的感觉不好受,但再不好受,也没有盛翰鈺的态度让她更难受。
盛翰鈺和王冰冰谈的很投机的样子,王冰冰不时就笑的花枝乱颤,他也是全程微笑,甚至还绅士的替王冰冰拿红酒,帮她抵挡不喜欢记者的采访。
就连走路都提醒她小心台阶,关怀备至。
这些都曾经是时莜萱“专利”,现在突然就换了人,还是毫无征兆突然就换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