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6章

连着三天,一家三口都在一起,基本没离开过。
就连简宜宁回米国,她也只是打个电话告别,并没有去送!
这三天,俩人推掉一切活动。
所有公事私事全推掉,电话关机,专心只陪孩子,什么都不干,也不见任何人。
吃饭点外卖,按时给孩子测体温,剩下时间一家三口就在病房里看动画片或者下棋,打扑克。
而医院除了上下午各一次,护士进来给孩子打针,就没别的事了。
医生甚至连面都没露。
时莜萱忍了三天,终于沉不住气。
趁时然午睡,她给盛翰鈺叫到走廊上,气急败坏道:“怎么回事啊?然然这么重的病,为什么医生一点都不重视?这家医院不行,立刻给然然办转院,别耽误了。”
盛翰鈺劝她:“你别心急,医生这么安排自然有医生的道理,然然的情况医生一直都密切掌握着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“你也别太紧张,给紧张的情绪传染给孩子更不好。”
时莜萱承认他说的有道理,但怎么可能不紧张?
脑子里长瘤这么大的事情,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
但她相信盛翰鈺,这男人对女儿比她对女儿还要宝贝,他是不会害自己女儿的,应该是自己紧张过度吧?
于是她回去,继续在女儿面前装没事人一样,强颜欢笑。
……
又是两天过去了。
时然每天提出的要求,妈妈都会照单全收,简直不要太爽!
于是她开始得寸进尺,催促爸爸快点和妈妈举行婚礼,她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当花童了。
盛翰鈺对孩子使眼色,让她不要提这件事。
给时莜萱一个盛大的婚礼,让女儿做婚礼上的花童一直以来都是盛翰鈺的梦想,但他没想这么快。
婚礼应该是水到渠成的结果。
虽然这几天时莜萱对他和颜悦色,甚至还主动提出让他搬到一起住,但并不代表她真正从心底原谅他,接受他,重新爱上他!
他以为时莜萱会生气,会发火。
但她没有。
不只没发火,还微笑着答应女儿:“好,妈妈答应你,明天我们就办婚礼好不好?”
“好,妈妈真好,我爱你。”时然搂着时莜萱脖子撒娇,腻在她怀里不出来。
小姑娘只顾高兴,根本没注意母亲眼里有泪,但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掉下!
时然没注意到,盛翰鈺看见了。
“然然,婚礼的筹备期很长,不是一天能弄好的。”盛翰鈺给女儿泼冷水。
时然从妈妈怀里出来,问爸爸:“那需要多长时间能弄好呢?”
“最少一个月。”
“不行,太晚了。”首先反对的不是时然,是时莜萱。
盛翰鈺眼眸直直盯着她,仿若要看进她心里去:“一个月为什么太晚?萱萱你是有事情瞒着我们吧?”
时莜萱见他当着女儿面就这样问,差点当场翻脸!
她在心里给盛翰鈺骂个遍:缺心眼,混蛋,有毛病……
这种话能当着孩子面问吗?
然然那么聪明,万一她想到自己病情怎么办?
但时莜萱必须克制,不能发火!
她强压住满腔火气,甚至还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咬牙切齿道:“呵呵,我没事呀,我怎么可以有事情瞒着你们呢,我就是怕夜长梦多,你要是在这一个月之内被别的女人抢了去,就没有我什么事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