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4章

时莜萱陪着女儿,几乎是强颜欢笑。
盛翰鈺表情比她也好看不到哪去。
俩人都误会了。
时莜萱以为盛翰鈺和她一样,是因为女儿脑子里长了东西忧心。
盛翰鈺以为时莜萱是因为想起以前,勾起不好的回忆所以伤感,而他难过是因为内疚,见心爱女人的表情就更内疚了。
俩人在误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但却诡异的达成一种和谐。
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看动画片,时然看的津津有味,时莜萱只看女儿,盛翰鈺就盯着她们母女俩看!
她发现了,但没有故作凶狠警告“看什么看,转过去,再看给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而是装作不知道,甚至在盛翰鈺递过来削好的苹果,她也接过来吃了。
一集动画片演完,时然主动要求关电视。
关掉电视,一家三口聊天。
她左手拉着妈妈,右手拉着爸爸,给两只手叠放在一起,然后将自己的两只小手全放上去,笑的很灿烂。
小姑娘最聪明的地方就在于,她什么都不说,而是直接用行动来表达!
盛翰鈺下意识就给手抽回去:“然然别闹,妈妈会生气的。”
他紧张的看时莜萱一眼,觉得她一定会生气,但奇怪的是并没有。
她不只没生气,还拉着他的手重新放回来——父女俩同时瞪圆眼睛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时然甚至小手摸上她额头:“妈妈您没生病吧?”
“没有,这不是你一直想的嘛,让你高兴。”
“嗯嗯。”
小姑娘确实很高兴,开心的拉着俩人说个不停,说今天的手捧花,问他们是不是也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?
她还要做花童,做自己爸爸妈妈的花童。
还很骄傲的说,要给学前班的小朋友都请来参加婚礼。
他们爸爸妈妈结婚的时候,他们都没赶上,自己赶上了……时然一点都没觉得和别的小朋友不同是丢脸的事情。
反而她觉得挺骄傲的。
这种自信来源于从小时莜萱对她的呵护,才能给孩子培养的阳光又自信。
时然说的这些话,白天在婚礼上也说过。
但是时莜萱呵斥她胡说八道,不让她继续说下去。
然而现在没有。
现在时然说什么她都点头,都同意!
小姑娘自然高兴的不得了,但盛翰鈺觉得不对劲。
他认为时莜萱一定是受刺激了,否则不会转变的这样快。
……
一家三口在医院团聚,简宜宁打来电话,邀她带孩子出去聚聚,明天他就要回米国了。
这次回去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。
时莜萱拒绝,推说自己有事,实在走不开!
简宜宁不满: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没等到回答,电话里突然传出盛翰鈺和时然的说话声。
盛翰鈺问时然饿不饿?
晚饭要吃什么东西?
时然想吃披萨和冰镇可乐,于是盛翰鈺点外卖。
时莜萱认为他绝对是故意的,故意在简宜宁打来电话的时候点外卖。
他这样做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每次都是这样。
对面没声音,沉默了几秒钟,他陡然提高声音:“萱萱,你不会是和盛翰鈺破镜重圆了吧?”
婚礼上大家起哄的事情,他知道,只是没想到能这么快而已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