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9章

今天到场的宾客都知道柏雪脑子有问题,当然没有人会给她的话当真。
不过柏雪这么一闹,时莜萱却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这个想法一旦冒头就压不住,越来越强烈!
好不容易熬到宴席结束,宾客已经陆续离席,时莜萱带着时然也去和新娘新郎告辞。
“新婚快乐,祝你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啊,时间不早我和然然就先回去了。”
简怡心摸摸时然的头:“要生我就生个这样的女儿,不生贵子。”
盛泽融在一边笑眯眯补充:“都生,贵子贵女都要。”
“去你的,当着孩子面什么都说。”简怡心嗔怪的瞪丈夫一眼。
俩口子温馨互动,时莜萱莫名其妙就被塞一嘴狗粮。
母女俩刚出酒店大门,盛翰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,站在俩人面前:“我送你们。”
“你去哪了?”
刚才时莜萱想找他算账的时候一直没见他人影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,现在人都散场他出来了。
盛翰鈺笑眯眯从身后拿出一块搓衣板:“去买这个。”
时莜萱:……
时然没见过搓衣板,觉得好奇:“爸爸这是什么?”小家伙很聪明,刚才试探着叫了声“爸爸”见妈妈没反应,于是就准备常态化,自然化。
“这个呀叫搓衣板,一块板子有两个用途……”盛翰鈺居然不认为在大庭广众下给女儿科普搓衣板有任何不妥,准备详细介绍。
时莜萱打断他:“快收起来,你不嫌丢人,我还嫌丢脸呢。”
这家伙明显就是不安好心,专门在人多的时候拿出来。
“好。”
盛翰鈺很听话,给搓衣板收进车里,时然不用说已经钻进车里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时莜萱没上车,她让俩人先回去,她要去看个人!
盛翰鈺:“上车,我送你去。”
时莜萱:“我去看爸爸,你确定要一起去吗?”
本来简怡心结婚,是邀请时禹城一起来的,但被时禹城婉拒了,只是提前送上礼物,人并没有来。
时禹城这几年说是养病,实际上都快活成神仙了——不与人间接触!
他只愿意守在疗养院自己的小院子里,不想出去一步,就连简怡心的婚礼他也不参加,但婚礼上需要的所有鲜花都是时禹城提供的。
为了简怡心婚礼,他几乎给自己花园子都给拔光了。
盛翰鈺:……
他有点尴尬,抿嘴轻笑:“行吧,那我们在家等你。”时禹城不待见他,他知道。
时莜萱想更正,那是我家不是你家,不过现在争论这些也没什么意义,于是她就没说。
盛翰鈺开车离开,女儿和她挥手告别。
她又转回去。
简怡心和盛泽融站在门口送客,见她又回来了还以为是落了东西。
她给简怡心拉到一边,轻声问:“你知道时雨珂在哪个医院吗?”
简怡心浑身一僵,时雨珂这个名字比盛翰鈺还敏感,基本算俩人之间的禁区。
不过现在时莜萱突然提到时雨珂,简怡心那么聪明很快就想明白了,她是被柏雪触动了。
她告诉时莜萱:“城东第五医院。”
第五医院是半治疗,半疗养的精神病院,里面的病人症状轻一些,基本都没有什么暴力倾向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