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

整场婚宴时莜萱都没清静。
不时有人过来打听她和盛翰鈺的婚礼在什么时候?
办不办?
开始时莜萱还解释,说没有这样的事情,大家误会了,让他们不要以讹传讹!
但没人相信她。
人们反而认为她是不好意思,所以才不承认,理由是——时莜萱脸红了!
脸红是因为气的,不是因为害羞。
时莜萱于是就更生气了,脸上的红色也就更明显了。
但她不再解释,根本没有用。
先前盛翰鈺的态度,让大家就认为俩人是婚期将近。
还有云哲浩,盛泽融,简宜宁姐弟俩,这几个了解内情,也是唯一能帮时莜萱解释的人——突然态度都变得暧昧起来。
不解释,不否认,不辩驳,只是说模棱两可的话。
这下连时然都相信了!
小姑娘腻在妈妈怀里,眨巴着大眼睛:“妈妈,您和爸爸要举行婚礼也要像叔叔和婶婶这样隆重,我给你们当花童,不要红包。”
当花童是有红包的,小姑娘觉得不要红包,就是对妈妈和爸爸最大的支持。
时莜萱:……
她和别人解释不清楚,但和自己女儿一定要说清楚的。
“然然,妈妈……”她刚开个头,突然发觉有人在摸她的头!
时莜萱回头一看,是柏雪。
“呵呵,呵呵!”柏雪傻呵呵对她笑:“儿媳妇,儿媳妇你跑哪去了?我好久没有看见你了。”
“伯母,我是时莜萱,不是您儿媳妇,您儿媳在那呢。”时莜萱指指在不远处敬酒的新娘。
柏雪摇头:“不对,呵呵,那边是小儿媳妇,你是我大儿媳妇,你给我阿凯弄到哪去了?”她说着突然“噗通”对时莜萱跪下。
吓的她急忙给柏雪往起搀扶:“伯母您这是干什么?起来快起来,我真不是你儿媳妇,你认错人了……”
柏雪是偷偷从座位上跑出来的,两名佣人正在焦急寻找,这边有动静她们立刻发现,跑过来一起给柏雪搀扶起来。
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盛泽融和简怡心。
俩人过来,盛泽融像是安慰孩子一样安慰母亲:“妈,您找儿媳妇呀?您儿媳妇在这呢,刚才您还夸她漂亮呢,想起来没有。”
简怡心附和丈夫的话,柔声对婆婆道:“对啊妈,我才是您儿媳妇,我们回去吧。”
柏雪挣扎着,说什么都不走。
还一个劲的辩解:“是,她是,她是我阿凯的媳妇,我以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但我后来想通了,我现在同意了,儿媳妇你快给我儿子带回来,我求你,我跪下来求求你……”
她又要对时莜萱下跪,这么多人都在当然不能让她跪下。
大家连哄带劝,连拉带拽可算是给柏雪拽走了。
时然抱着妈妈大腿,柏雪刚才的样子吓到她了:“妈妈,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啊?她为什么叫你儿媳妇?她是爸爸的妈妈吗?她说的阿凯是谁啊?”
这种事情一句两句根本说不清楚,再说时然现在还小,以前大人之间的恩怨就算现在和她说,她也理解不了。
于是时莜萱指指自己脑袋道:“她是你泽融叔叔的妈妈,这里受刺激不正常了,刚才是认错人,乱叫的。”
“哦。”小姑娘似懂非懂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