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2章

简怡心穿的单薄,进屋后一连打了几个喷嚏!
时莜萱给她冲一杯板蓝根冲剂,热热的放在她面前:“趁热喝,你饿不饿?冰箱里还有昨天晚上的剩饭剩菜,要不我给你热热?”
简怡心抬起头:“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
她今天结婚,新娘子不在家等化妆师上门,化美美的妆容迎接自己的婚礼,却大半夜跑到她家里来,还用问发生什么事?
猜也猜的到。
时莜萱:“你后悔了,不想嫁给盛泽融,但又觉得现在悔婚对不起他,这样的话不能和父母说,就跑到我家来找骂呗!准备让我骂你一顿,给你骂醒是不是?”
简怡心停止哭泣,不吱声,端起茶几上那杯板蓝根冲剂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沉默就是默认,时莜萱说对了。
时莜萱并不骂她,还鼓励她:“别结了,你后悔是对的,如果不够爱勉强凑合在一起也没意思,人就活一辈子,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辈子,何必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,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呢……”
“咣!”
玻璃杯被重重鐓在茶几上,简怡心不悦:“谁说我不喜欢他?我喜欢他。”
“你喜欢他为什么不想嫁?虚伪。”时莜萱不屑,翻给她一记白眼。
简怡心被问住:“我,我,我……”好几声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,又开始小声抽泣。
她是喜欢盛泽融,但只是喜欢,和爱还差一层。
盛泽融一定会是个好丈夫,这点她不怀疑,只是婚姻不是应该嫁给爱情吗?
因为爱情掺杂了恩情,友情和父母的期许,就显得不那么纯粹,这也是简怡心会大半夜跑到时莜萱这的主要原因。
她本来是想将心里话和时莜萱说说,这时候能听她倾诉的似乎只有时莜萱。
但真到她面前,简怡心却发现还是说不出口。
有些话注定要烂在肚子里,谁也不能说。
时莜萱将纸抽盒递过去,也不劝,看着她哭。
她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时莜萱戳破:“你还喜欢盛翰鈺对不对?”
简怡心:……
“没有,我没有,你千万别胡说,这种事情不可以胡说的……”
她神色慌乱,虽然连声否认,但脸却不受控制的红了。
简怡心起身告辞:“我走了。”
“你往哪走?回来。”时莜萱拽着她胳膊,又给她拽回来,摁在沙发上:“你就算还喜欢他也正常啊,毕竟你们从小一起长大,有很深的情谊……”
简怡心打断她的话:“闭嘴,你不要再说下去了。”
“和我一起长大的不只他,泽融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,再说这么多年泽融对我非常好,比那个冰山脸好多了,只有泽融才能给我幸福……”
这些话与其是说给时莜萱听,其实更像是说给自己听。
说了好一会儿,简怡心目光重新变得坚定,再次站起身告辞:“我得回去,要是被我妈发现我不在房间,还不一定得急成什么样呢。”
时莜萱同情的看着她,虽然这些话现在不适合说。
但她还是说出口:“你考虑好,婚姻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,如果不够爱勉强在一起,不委屈吗?”
简怡心高昂着头,很骄傲:“不委屈,他足够爱我,我也会用温柔和体贴回报他的爱情,我们之间会永远幸福下去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