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0章

简宜宁又劝了她一会儿,告诉她自己去找盛翰鈺,将然然给她带回来。
但以后她不能再那么说话,太伤孩子的心。
“嗯。”时莜萱同意。
刚才是在气头上,现在虽然气也没消,但女儿必须带回来。
她不能失去女儿,一天看不见也不行!
门打开,时莜萱惊喜的发现父女俩就站在门口,大手牵小手,俩人各穿一件雪白的T恤衫。
盛翰鈺的T恤衫上写着:对不起。
时然的T恤衫上写着:我错了。
道个歉都能弄出新花样,还穿亲子衬衫气她。
时莜萱拉下脸,但没发火。
简宜宁使个眼色,俩人进去,他知道自己在这就不合适了,于是高声提醒:“明天我姐结婚,你们可别忘了啊,我先回去了,事情还好多。”
他走之前,对盛翰鈺使个眼色,盛翰鈺也感激的看他一眼。
简宜宁离开,房间里只剩下一家三口!
父女俩拉着手站在时莜萱面前,怕激怒她,盛翰鈺主动松开女儿的手。
小姑娘立刻会意,上前一步拉着妈妈手使劲晃,撒娇卖萌:“妈妈不要生气了,妈妈不要生气了,都是然然的错,哦,还有爸……叔叔的错,我们不应该惹妈妈生气……”
女儿的话比简宜宁劝说还管用。
时莜萱原本就所剩不多的火气,顷刻间化为虚无。
时然鬼精鬼精的,见状就知道见效了,马上钻进妈妈怀里起腻:“妈妈,您就原谅我吧,好不好嘛,好不好嘛,您不要生我气了,笑笑,您笑笑……”
本来时莜萱是憋着不笑,然后小家伙两只小手就去戳她嘴角,强迫她笑。
“讨厌。”
时莜萱笑了。
“妈妈笑了,笑就是不生气了,妈妈不生我们气了……”小家伙偷换概念,自动给她和盛翰鈺放在一起。
“我去做饭。”盛翰鈺不等时莜萱纠正,立刻去了厨房。
刚才闹的挺的不愉快,时莜萱现在撵他走,估计也是不成功的,索性就不赶了,拿盛翰鈺当空气,当他不存在。
“然然,以后不许说不要妈妈的话,知道吗?” 她给女儿搂在怀里。
时然重重点两下头:“嗯,您以后也不许说不要然然。”
“好。”
母女俩别看刚才鸡飞狗跳,现在却是母慈女孝。
俩人重归于好,时莜萱指着时然的T恤问:“这衣服哪来的?”
时然道:“楼下换的。”
“楼下?”时莜萱明白了,怪不得这段时间盛翰鈺能随时,频繁出现在家里,原来他在自己家楼下住!
小姑娘见妈妈面色凝重,立刻警惕道:“妈妈您要干嘛?您不会不让爸……叔叔住在我们小区吧?”
时莜萱听了女儿的话,只觉得好气又好笑,没好气对女儿道:“你放心,我没那么大权利不让他住在这小区。”
小姑娘放心了,马上又得寸进尺:“妈妈,那我可以偶尔去楼下住……好吧,不可以!”她见妈妈脸色不对,及时住嘴。
时莜萱现在心情平复许多,没有前些时候那么激动。
开始细细问起女儿怎么被带走的,被谁带走的,都经历了什么?
这些事情其实她在然然回来的时候就应该详细问,不过只开个头就被愤怒冲昏头脑,也就没问下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