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6章

时莜萱表面答应考虑考虑,回头就找盛翰鈺算账:“你和孩子说什么了?”
盛翰鈺一脸懵:“我什么都没说,怎么了?”
“怎么了,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?”时莜萱气咻咻给昨天时然和她说的话对盛翰鈺学一遍,然后质问他:“你别告诉我这一切都跟你没关系!”
盛翰鈺摊开双手,表情十分委屈:“确实跟我没关系啊,我是无辜的。”
“上学放学都是你我一起接送,我也没机会单独和孩子在一起,挑唆她啊,这件事真不赖我,萱萱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,但你不能这样啊,不能给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安在我头上。”
盛翰鈺振振有词,一推二六五,弄的自己还很委屈。
还给她出主意:“这样吧,你怕别人误会,以后然然上学放学接送都是我来,你在家里不用跟我一起。”
时莜萱:……
“凭什么?以后你不用来了,我自己接送。”时莜萱道。
盛翰鈺照旧又给上次的事情拿出来说事:“不行,盯梢的人太狡猾,我不确定他们什么就出来了,说不定现在就等我们松懈,然后等机会对你和然然不利。”
“然然可是你辛辛苦苦亲生的女儿啊,你不能因为和我赌气就给孩子置到危险中吧?”理由无懈可击。
但也确实有道理,时莜萱干生气没办法。
甚至她都怀疑那几个人是不是盛翰鈺找来的?
故意借这个理由,好名正言顺接近她们,让别人都误会他们是一家人,就不得不接受他?
看时莜萱眼神不对,盛翰鈺立刻举起右手发誓:“我保证,那些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的人正在查他们身份,再等几天。”
“王勇在L国也在调查,调查阿青去了哪里,这件事要是不调查清楚我真是不能放心,你要理解我……”
说的很有道理,时莜萱只能作罢。
……
阴历初六,盛泽融和简怡心婚礼前两天。
“嘀铃铃——”
电话响的时候,时莜萱在洗手间,手机在茶几上。
盛翰鈺喊:“萱萱,电话。”
“你给我接一下。”时莜萱道。
她以为又是简怡心打来的。
那女人也是个从不吃亏的家伙,这些天基本给婚礼上的所有事情都交给她办,事无巨细。
时莜萱只牢骚一句,她立刻道:“别忘了,你没在的五年时间里,你的房子和爸爸都是我照顾的,怎么着?让我帮我干点活不行吗?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她理直气壮:“我也有公司,我也有事情做,一点不闲。”
“算了吧,你那公司就是我弟弟给你打工,你是甩手掌柜的,现在帮我做点事,就算还利息。”
盛翰鈺就接了,但这次却不是简怡心打来的电话,而是简宜宁。
姐姐结婚,简宜宁不可能不回来,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时莜萱打电话,却是盛翰鈺接的。
她从洗手间出来,随口问:“怡心又想干什么?”
“不是她。”
“嗯?”
盛翰鈺道:“是阿宁回来了,要请你吃饭,我已经帮你推了。”
时莜萱:……
“盛翰鈺!”
她陡然提高音量,指着盛翰鈺鼻子道:“你有什么权利帮我推掉?太过分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