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8章

盛翰鈺给食盒放进厨房,然后出来很自然拉起时莜萱的手,拉她进书房。
关上书房门,时莜萱问:“有事?”
“有事。”
盛翰鈺说有事但并不说什么事情,只是痴痴的盯着她看。
终于给时莜萱看不自信了——还没洗脸呢。
“别看我,再看给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她恶狠狠警告。
对方却根本不害怕:“挖吧,只要你亲自挖我愿意!”
时莜萱:……
盛翰鈺继续道:“只要你不后悔,就挖呗。”
时莜萱嘴硬:“别吓唬我,我又不是被吓大的。”
盛翰鈺:“我真没吓唬你,我是认真的,你挖了我眼睛是不就要对我后半生负责呀?只要你同意对我负责,我愿意啊。”
时莜萱:……
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盛翰鈺怎么变的这样能言善辩?
不对,是油腔滑调,厚脸皮。
她温柔的吐出一个字:“滚——”
盛翰鈺当然不会滚,体贴道:“时间还早你再去睡一会儿吧,到时间起床我喊你们。”
时间确实有点早,但他在外面守着,时莜萱可能睡着吗?
她摇摇头:“我不睡了,去洗漱。”
刷牙洗脸,然后化个淡妆,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。
时莜萱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米白色套装换上,给然然选了一身粉色童装,在女儿的小身子上比划比划,挺不错的,比较适合今天的场合穿。
小家伙还在熟睡,睡着的时候给自己蜷成一团,她总是这样。
时然没有安全感,虽然她表面上活波开朗,但从小的环境让这孩子还是跟被别的孩子不一样。
时莜萱亲吻女儿的额头,又抱抱她。
小家伙被打扰很不高兴,虽然还没醒,却下意识的用手拨了下。
时莜萱正准备离开,小家伙突然叫了声:“爸爸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她震惊的看向女儿。
时莜萱以为孩子醒了,以为盛翰鈺昨天跟她说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,但小家伙眼睛闭着,长长的眼睫毛都没有眨动一下。
指定还在睡,说梦话呢。
“@#¥%*(,爸爸陪我上学%……&……¥”时然确实在说梦话,嘴里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堆时莜萱没听懂的话。
别的她都没懂,但中间那句听懂了!
她坐在床边,眼泪扑簌簌往下落。
时莜萱发现自己还是给事情想简单了,她以为孩子有吃有喝有穿有住,再有自己的爱,就能有美好的童年。
现在看好像还真不是这么回事。
昨天晚上盛翰鈺告诉时然她“爸爸死了”,时然也没有表现的很难过,却在梦里叫爸爸。
……
时然被妈妈从温暖的被窝里拎出来,起床气爆表:“讨厌,我不想起床!”
“也不想上学吗?”时莜萱轻声道。
“妈妈我今天穿什么衣服?学校远不远?”小家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跳下地去洗手间洗漱。
刷牙洗脸,两分钟就搞定。
水渍湿漉漉只在脸蛋上,脸颊以外的位置是干的!
时莜萱摇摇头,小姑娘苦着脸:“妈妈差不多就可以了,今天可是见校长,迟到不好。”
“不会迟到,回去重新洗,还有牙齿也要重刷。”时莜萱命令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