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4章

当年时雨珂绞尽脑汁算计她,时然也差点因为她的原因没保住,就更别提再早以前她做过的那些事。
时莜萱能原谅简怡心,是因为简怡心本质不坏,只是立场不同而已。
但她不会原谅时雨珂,并且永远都不可能原谅她。
时雨珂就是一只白眼狼,永远都不可能喂熟!
可怜的时候能伏低做小,只要被她找到机会,一不留神就会被咬一口。
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
她没吱声,时禹城已经看出来了。
深深的失望在眼底,但他脸上带笑,甚至还拍着时莜萱肩膀安慰她:“萱萱你做的对,爸爸理解你。”
理解归理解,但时禹城固执的就是不同意离开江州。
理由更是无法辩驳——落叶归根,他说自己老了,人老恋乡。
外面在怎么好都不如自己家好。
他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老在这里,百年后也要埋在这里!
……
时莜萱带着时然从疗养院出来,心情很不平静。
爸爸的话让她感触良多。
他的那些话,在时莜萱心里引起共鸣了。
在L国的五年岁月里,她对江州的思念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流逝,相反愈发浓烈。
她在L国的生活条件极好,吃的喝的住的全部都是最顶级的,但她仍然怀念江州的一切——街口的粥店,拐角处的奶茶,春天的野菜,秋天的水果……
当然还有一些事,一些人,只适合怀念。
“妈妈,您开车集中精神,别走神啊,我还在车上呢。”小家伙抗议。
“放心吧,小机灵鬼。”时莜萱能一心几用,就是想别的事情,也不至于精神头不够不看路。
时莜萱收起思绪,问时然晚上准备吃什么,还有过几天就是简怡心的婚礼,婚礼上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还没有准备呢!
小家伙掰着手指头给她算:“一,不吃你做的晚饭,至于吃什么随便。”
“二,姑姑的婚礼上,我穿的衣服姑姑都已经给准备好了,也包括您的。”
“三,您前两天不是要给我找学校吗?找到没找到?”
本来是打算找,后来想离开江州就这计划就搁浅。
但现在好像又不能离开了……不能走就要面对“爸爸去哪儿了”这个敏感又很难回答的问题。
……
时莜萱现在最不愿意看见的人就是盛翰鈺,然而母女俩走出电梯,盛翰鈺就站在门口等着!
“叔叔——”
时然扑过去,亲昵抱住他,软糯糯道:“叔叔你怎么才来啊?是不是不喜欢然然了呀,这几天你不在妈妈像是没魂了是的,总是走神,刚才开车还走神呢……”
时莜萱:……
她薅着时然脖领子,给俩人分开,威胁道:“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打你。”
小家伙“呲溜”钻到盛翰鈺身后:“叔叔保护我,妈妈要打宝儿了。”
说的挺可怜,却不停的吐舌头扮鬼脸,根本不害怕。
“你给我等着。”时莜萱足够古灵精怪,但遇上比她还古灵精怪的时然,就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只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威胁下,也就算了。
开门,她进去后却拦在大门口:“盛先生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,家里乱不请你进去坐了,时然进来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