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2章

都到这时候了,还想耍心眼?
她王冰冰当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聪明,别人都是傻子吗?
时莜萱直接道:“你不需要和我道歉,你利用孩子对你的信任和崇拜,对孩子说谎,你应该对她道歉。”
王冰冰脸上汗“唰”就下来了。
给孩子道歉的台词,盛翰鈺强调过三遍:“不许改,不许添减,一个字都不能动!”
众目睽睽下,她也不敢耍花招。
只好到时然面前,告诉她当初自己告诉她的都是假话,是因为嫉妒她妈妈。
还有她和朱一文是“一伙的,让她回L国是想继续利用时莜萱给他们赚钱,重点说明——朱一文并不喜欢她们母女,只是想拿时然当人质,利用她胁迫时莜萱继续给他当摇钱树而已。
这些都是事实,并不是谎言。
只是没王冰冰什么事而已,都是朱一文自己弄出来的,甚至朱一文和王冰冰都不认识。
他对女人没兴趣,长的再漂亮也没兴趣!
王冰冰“主动”参合进去,纯属自找的,谁让她吃饱撑的去招惹时莜萱呢。
……
发布会结束,时然回家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以前活波开朗的性格。
叽叽喳喳对妈妈说个不停:“妈妈,我是不是应该去上学了呀?再不上学我就要发霉了。”
“妈妈,妈妈,为什么叔叔好几天都不来了?我想叔叔了,能不能邀请叔叔到家里做饭?”
“做什么?”时莜萱怀疑自己听错。
时然强调:“做饭呀,你做饭太难吃。”
时莜萱:……
当然这些问题还都不是最让人难回答的,而最让她不好回答的问题,到家以后,小家伙还是问出来了:“妈妈,我爸爸是谁?”
“你饿不?”时莜萱企图打岔:“我去冰箱看看还有什么吃的东西,要是没有就给你点外卖。”
“不饿。”
小家伙拉着妈妈不让走:“妈妈,我爸爸是谁?”
“哎,我饿了,我得吃点东西!”
时莜萱最不想回答的问题,终于从女儿的嘴里问出来。
但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。
“你没有爸爸。”憋了好一会儿,只憋出这样一句话。
小姑娘双手掐腰,瞪圆眼睛:“不对,谁都有爸爸,我也有爸爸,既然你说爹地不是爸爸,那我爸爸是谁,是叔叔吗?”
“不是。”时莜萱否认。
小姑娘不再追问,但也不再高兴,一屁股坐到地板上,委屈的低着头,可怜的小模样让时莜萱都不忍心看。
“宝贝站起来我们坐到沙发上去,地板上凉,你这样会着凉肚子痛的。”时莜萱去抱女儿,差点没抱动。
孩子长大了,越来越不好糊弄。
这次搪塞过去,下次要怎么办?
而是如果母女俩留在江州,成天和盛翰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她早晚会知道真相。
她再次打算带孩子离开江州,只是这一次不能只是母女俩,一定要给父亲也带走!
……
江州疗养院。
“外公,外公——”
时然人没到,声先到了。
时禹城在院子里伺弄自己那些花,准备在简怡心婚礼上给她当手捧花用。
鲜艳的玫瑰含苞待放,鲜红欲滴,美的很。
“然然来了,快让外公看看长高没有?”时然乖巧站在外公面前,时莜萱摸摸她头顶,比量着:“嗯,长高了,越长越漂亮。”
时莜萱下车,给大包小包提进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