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

同样的话,经纪人也和王冰冰说了一遍。
王冰冰反应不大,这些事情她早就调查过,而且她掌握的材料比他们调查的只多不少。
她对时莜萱背景丝毫不以为然,不就是能赚钱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?
而且那都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的社会日新月异,她以前那一套到现在也未必管用。
这些王冰冰都不在意,唯一让她在意的就是盛翰鈺当年为她做过哪些疯狂的事情!
“冰冰,冰冰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”经纪人伸手在她眼前晃晃。
“啊?”
她缓过神:“我听着呢,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她,让那女人暂时高兴会儿,到明天她就笑不出来了。”王冰冰眼里闪过一丝和面孔极不相配的阴冷。
“你想干嘛?和我说说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”经纪人心中不安,总觉得这件事没有她说的那么容易。
“我出去下,你不用跟着。”
王冰冰只带保镖和助理出去了。
……
第二天凌晨。
“嘀铃铃——”
时莜萱被电话铃声从睡梦中吵醒。
她伸手够几下,才给电话抓到手里,一看是简宜宁打来的。
这家伙向来没有时间意识,电话想几点打就几点打。
“喂!简宜宁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们姐弟俩?昨天你姐拉着我试婚纱试到大半夜,我刚睡一会儿你就打电话过来……”
时莜萱埋怨着,打个大大的哈欠。
继续:“简宜宁我给你说,要不是有天大的紧急的事情,我绝对不原谅你!”
终于轮到简宜宁说话,他长话短说:“你上网,我在这等你,看完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。”说往电话就挂断了。
简宜宁很少用这么正经的口吻和她说话,俩人就是商议几十亿的项目也没有这么认真过。
突然这样,只能说明一件事——事情很严重!
时莜萱睡意没有了,孩子在身边还睡的正香。
昨天跟她们逛了一下午,又陪简怡心试了一晚上婚纱,小家伙连困带疲惫,睡的像小猪一样。
她亲吻下孩子额头,又给她掖掖被子,这才披上衣服拿着手机去书房上网。
刚关上卧室的门,大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:“笃笃笃”。
声音太轻,不认真听根本听不到。
现在是凌晨,外面天还没亮。
而且声音还不是持续,轻轻响两下,就会停一两分钟,在这寂静的夜色里不只吓人还诡异。
时莜萱被从家里绑架过,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。
而且刚得罪过王冰冰,她也不确定外面的人是什么来头。
于是丢掉拖鞋,从抽屉里拿出防狼喷雾,蹑手蹑脚到大门口,眼睛凑到猫眼上往外看—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!
盛翰鈺站在外面,还举着一个纸壳牌牌,上面写着字,写啥没看清时莜萱就给门打开,张口就训:“盛翰鈺你有毛病是不是?这时候你来干啥?”
“嘘!”
男人给食指放在唇边,做个噤声的动作,小声道:“你小声声,别吵到孩子。”
说着人已经进来了,这时候时莜萱也看清纸壳牌牌上的字——萱萱别怕,我是盛翰鈺!
时莜萱:……
“你来干啥?”时莜萱没给他好脸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