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7章

“你告诉她,就说盛翰鈺在门口等着,问她见不见?”时莜萱靠在车上,拿出小镜子旁若无人的补起妆。
准备见情敌,气势上不能输。
保安一听,不敢怠慢,急忙道:“您稍等,我马上去请。”
剧组里面今天有场很重要的戏,需要酝酿清晰,王冰冰好不容易才找到那种眼泪在眼圈里含着,但是不让它掉出来的感觉。
保安就过来了:“冰姐,外面有人找您,叫盛翰鈺。”
王冰冰大喜: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”保安给话说完,就回去了。
王冰冰立刻离开布景,和导演请假:“不好意思李导,我有朋友找我,出去下。”说完也不等导演同意,就往外跑。
“什么朋友比拍戏还重要?”导演虽然不满,但谁让人家是大腕呢,他也得罪不起,只能停工等王冰冰回来。
王冰冰离开拍摄场地,却没有直接到大门口,而是回自己化妆间,让化妆师给她补妆。
刚才那场戏是苦情戏,她扮演一个从农村刚出来的女孩,在城里被欺负的故事。
因为角色的关系,身上的衣服,头型,妆容都土的不能再土。
她不能用这样的形象去见盛翰鈺,于是重新捯饬下。
“快一点。”她催促化妆师,怕盛翰鈺等时间长,等不及走了。
化妆师边加快速度,边打趣她:“冰姐这是要见什么大人物啊?我还从没见过您这么重视过。”
王冰冰嗔怪:“你少废话,赶紧的,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给我打扮的光彩照人。”
化妆师:“好嘞,您就擎好吧。”
不愧是首席化妆师,手艺真不是盖的,只用了十分钟就让王冰冰看上去焕然一些,光彩照人。
“冰姐,您看怎么样?”
“好,我回头谢你。”
她匆匆离开化妆间,往剧组大门口跑。
一路上心里还是七上八下,怕“盛翰鈺”等不及走了。
应该不能,平时那些男人等她,哪个不是等个把小时?
这才十分钟,应该不能走。
但是她到大门口左右张望也没看见盛翰鈺人影。
“人呢?”
王冰冰心立刻像是被扔进冰窟窿——拔凉拔凉的。
同时后悔的不得了,刚才干嘛要化妆啊,还不如直接出来。
这男人也真是,才十分钟就等不及。
就在她懊恼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:“王冰冰。”
她下意识转身,喊她的女人有点眼熟。
她还没等看清女人的模样,脸上就突然挨一记清脆耳光:“啪!”
这记耳光扇的又重又狠,她白皙的脸上顿时就起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,脸颊火辣辣的疼,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。
“保安,保安!”
王冰冰挨了打,也看出来打她的人是谁了——时莜萱!
那个缠着盛翰鈺的女人。
这边动静不小,其实不用喊保安也看见了,正在往这边跑。
看见的不只保安,还有不少常年驻在剧组的群众演员和准备拍点花边新闻的娱记,人们都纷纷围上来。
王冰冰被打,这个瓜可是够大的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