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3章

她拍下自己脑门:“看我这记性,刚才在外面坐那么久居然忘了,我得去问问然然下次洗血是什么时候。”说完下车:“你等我一会儿,很快回来。”
“你打个电话问不行?”他有点不太放心。
“如果我在家就打电话了,都已经到医院来了还打什么电话。”
时莜萱说完就回去了。
但她没有去血液科,而是回到外科。
时莜萱不傻,盛翰鈺刚才从换药室出来虽然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脸色是装不出来的,苍白的很。
嘴唇都是发白的,就和朱一文惩罚那些犯错的佣人,给他们关到地下室受折磨后是一样的!
换个药能和受刑反应一样?
她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:“大夫,刚才那位盛先生伤口是不是严重了?”
医生没直接回答,而是问:“请问您是?”
“我是他家人,您要告诉我实话,否则他有个三长两短你承担不起责任。”
……
从医生办公室出来,时莜萱没有马上出去。
而是到安全梯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哭一鼻子,然后补妆,再然后也装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回去!
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,医生的话却一直都在耳边回响:“盛先生伤口感染了,按规定感染成这种程度一定要住院治疗。”
“但他说什么都不肯住院,让我用最快捷,但也是最痛的方法帮他割肉疗伤……”
时莜萱回到车里,盛翰鈺已经睡着了。
他实在太累,也太疲惫。
她没有叫醒他,直接开车回家,刚停下他就醒了。
“到家了?”推门下车,直接上楼,自然的不得了。
到家后,简怡心已经饭菜准备好,甚至连冰箱都塞的满满的。
里面都是时莜萱和时然喜欢吃的东西,小家伙很喜欢聊天,通过时然,时莜萱喜欢吃什么喝什么,简怡心也了解个七七八八。
见俩人一起回来的,盛泽融和简怡心立刻告辞。
理由是现成的——婚礼就快到了,事情太多!
“叔叔再见!”
“姑姑再见!”
小姑娘站在门口,很有礼貌和俩人挥手道别。
“宝贝再见,你要乖乖的哦。”简怡心亲吻小姑娘的额头,然后恋恋不舍离开。
时莜萱猜对了,她确实又惦记上时然,简怡心很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。
甚至她已经和盛泽融商量着,等俩人婚后度完蜜月回来,就正式认时然为干女儿,然后给她接到自己家里常住。
正式认干女儿和简宜宁那种随便叫干爹的不一样,江州风俗正式认是要摆酒席,让大家认证的。
认下后,每年都要到干妈家里住一段时间,当然一直住着也可以。
就和过继差不多意思,只是不用改姓而已!
盛泽融没意见,但他认为时莜萱不能同意。
简怡心自信满满:“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,到时候我自有办法,同意不同意也不是她一个人说的算!”
简怡心的心思,时莜萱并不知道,她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盛翰鈺身上。
“我给你盛饭。”
盛翰鈺正准备去盛饭,饭碗却被时莜萱从手里拿走了。
她主动给他盛饭?
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