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0章

“就打你女儿主意,你能给我怎么样?反正我在你心里就是小人,就是喜欢挖墙角,那我就挖呗,不挖对不起你
盛翰鈺惊奇的发现,这俩女人怎么就突然好的像是闺蜜一样了?
虽然一直都在互怼,但目光中没有仇恨,只是单纯的抬杠斗嘴。
女人的心思他不懂,但他知道参合在俩个女人之间一定没好事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免得引火烧身。
“我吃饱了,明天再过来。”盛翰鈺放下碗筷就要走,全然不顾身上穿的是睡衣。
“你别走,我走。”
简怡心准备离开,给空间留给这俩人。
“你让他走,你别走。”时莜萱拽住简怡心:“今天不是要去首饰楼看首饰?我陪你去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有点害怕和盛翰鈺单独在一起,说不上哪里害怕,反正就是想到孤男寡女,心就像是小鹿乱撞一样。
“为了你,我可以推迟到明天。”简怡心拂开她的手,笑意盈盈走了。
……
怕什么来什么,还是只剩下孤男寡女了。
好在时然醒了,看见盛翰鈺在很高兴。
“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伤口还痛不痛?我给你吹吹。”小家伙鼓起腮帮对着盛翰鈺吹两下。
于是他用手捂着心口:“好多了,谢谢然然。”
只是这样吹吹就好多了?
糊弄小孩子可以,但他能糊弄时然,却糊弄不了时莜萱。
时莜萱命令:“衣服解开,让我看看。”
他刚才身上都湿透了,伤口要是没好很容易感染。
盛翰鈺迟疑:“不好吧……男女授受不亲,再说现在我也不是你什么人,不好,我觉得很不好。”
……
现在知道不好了?
在米国强吻她的时候怎么不说不好呀?
死缠烂打,厚着脸皮,定要赖在她家里不走的时候,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呢?
时莜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她沉下脸:“少废话,你要是不让我看也行,马上从我家离开,以后别来了。”
盛翰鈺不想让她看,是怕她担心。
马上离开可以,但得是暂时离开,以后不让来不行。
“行,我让你看……”
盛翰鈺对孩子道:“然然乖,你到房间里去看动画片。”
“我也想看。”
时莜萱粗暴打断孩子的话:“你看什么看?回房间去。”
小家伙虽然不太愿意,但她还是害怕妈妈的,妈妈的话也不敢不听,于是乖乖回房间。
“脱衣服。”时莜萱命令。
盛翰鈺:“你要不要委婉点?”说是这样说,他迟迟疑疑不肯解开衣服,好像很怕她看。
时莜萱:……
于是她干脆不吱声,直接上手,他越怕她就越是要看。
“嘶——”
时莜萱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你怎么弄的?”
盛翰鈺身上大大小小几十条疤痕,大多都是旧痕,看着却依然触目惊心。
有的还是重叠在一起的,前胸后背都有,这男人是跟人打生死架吗?
还真是。
“没事,都是以前不小心碰的……”他怕时莜萱担心,尽量说的轻描淡写。
但伤疤就在眼前,看的清清楚楚,想遮掩也不容易。
“碰的?你是不是当我傻?你闲的没事往刀上去碰?皮痒啊?”时莜萱还是刀子嘴,眼泪却扑簌簌不受控制往下落。
原来简怡心没有夸张。
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。
原来盛翰鈺为了她真是这样折磨自己,他在给日子当成凌迟过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