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7章

因为生气,说话自然也不客气。
“简怡心你做人能不能不这么虚伪?少在我面前讲大道理,我不喜欢听。”
“本来时然可以有个很幸福的家,有爸爸,当年是你不停在中间搅合,终于让你如愿你又不要他了?又来假惺惺的跟我说什么孩子需要爸爸,你早怎么不说呀!”
时莜萱提到当年的事情,简怡心瞬间泪流满面:“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怎么就虚伪了?我当年又不知道你怀孕。”
“如果你当时知道我怀孕,就会不这么做了?”
时莜萱一句话让简怡心哑口无言。
其实当时就算知道她怀孕,简怡心也会那么做!
此一时彼一时。
当时她就像被鬼迷了心窍一样,就觉得是时莜萱抢了她男人,夺走属于她的幸福,所以只想毁了时莜萱。
“对不起,当年都是我的错。”
她站在时莜萱面前,郑重其事鞠躬道歉。
这句“对不起”她早就想说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。
现在终于说出来,全身上下无比轻松,就像是卸下千金重担一样。
时莜萱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,再说事情已经过去多年,当初的仇恨还有,但也淡化许多。
“算了吧,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这么多年你还帮我照顾爸爸,就算扯平了。”时莜萱很好说话。
简宜宁只是一句“对不起”,她就准备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“你原谅我了?这么简单?”简怡心很惊讶,她没想到时莜萱这样豁达。
时莜萱:“对,我原谅你了,但你不许再参合我的事情,也不准再对我女儿说她爸爸是盛翰鈺,否则我就用不原谅你!”
“行行行,我不说……”
“本来也不是我说的啊,是这么回事,当时翰鈺中了一刀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,医生说要让最亲的呼唤他才能醒过来,于是大家就让然然进去了。”
“然然进去效果很好,泽融就让她叫爸爸,医生给的期限是最后一天了……”
时莜萱插嘴:“什么期限?”
简怡心一看她是什么都不知道啊,于是就详细给她解释。
“医生说虽然伤口虽然不致命,翰鈺近期输了很多血,加上当时又流了很多血,直接导致脑供血不足,如果一个星期内不醒过来,也许就永远都醒不过了。”
“于是泽融才让然然叫爸爸,当时也是权宜之计为救人……效果还真很好,只是后来翰鈺醒了然然就叫习惯了,改不过来了……” 简怡心音量越来越小,说到最后几个字就像是蚊子哼哼。
原来是这么回事,时莜萱也就不生气了。
简怡心看她脸色逐渐和缓,心里松口气,趁机递上大红的烫金请柬:“我下个月八号和泽融结婚,邀请你来参加婚礼。”
时莜萱没接,但从包里拿出张一模一样的:“你准老公已经送我一张了,我会去的。”
“真的,太好了。”
简怡心差点又喜极而泣。
“哼!始乱终弃。”时莜萱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看见简怡心,就想怼她:“费那么大劲终于给我赶走了,你怎么不继续对盛翰鈺死缠烂打?为什么换人了啊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