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

盛翰鈺绝对不可能跟她老死不相往来,他会像牛皮糖一样黏住她不放。
追求时莜萱,这是那个男人一生的执念,最后的倔强!
……
“时董,这个送给你,希望你能来参加。”盛泽融递给她一张漂亮的大红请柬。
不用翻开看,封面上有大大的“喜”字,时莜萱就知道是结婚请柬。
“哟,我们泽融要结婚了呀?恭喜恭喜,我一定参加,新娘是哪的……”她翻开请柬,看见上面的名字,笑容僵在脸上。
时莜萱不敢相信,使劲眨眨眼睛再看。
没错,新郎是盛泽融,新娘后面的名字是简怡心!
“你没给人名写错吧?”时莜萱快人快语,也不管这样问人家会不会尴尬,反正就是问出来了。
盛泽融有点懵:“人名,写错?一共就俩名字我还能写错?”再说谁会给自己结婚请柬上的名字写错?
再马虎也不会。
简宜宁旁观者清,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“等会儿。”
他问时莜萱:“你别告诉我,没人告诉过你我姐和泽融哥拍拖?”
时莜萱没回答,但用眼神告诉他——确实是这样,就是没有人告诉我。
“我的天!”
简宜宁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,无语。
这时候大家都意识到,好像这里有误会。
云哲浩快人快人,对时莜萱道:“你不是还以为简怡心和盛翰鈺纠缠不清?他又来追你?”
没错,时莜萱就是这样认为的。
盛泽融刚想解释,盛翰鈺却一把推开他,拉起时莜萱就走:“你跟我来。”
盛翰鈺拉着她离开餐厅,跑出酒店,在大街上奔跑,引起路人纷纷回头。
他也不在乎,还是一个劲往前跑,全然不顾身上还有伤。
“松开我,你身体上的伤受的了吗?”时莜萱担心。
“你在担心我吗?”
他回头,眼中星光璀璨。
“才不是,我是怕你有点什么,赖上我。”时莜萱嘴硬。
于是他停住,就站在马路上,突然给她抱进怀里霸道的吻上去!
“唔唔——”
时莜萱挣扎。
这男人怎么能这样?
经过她同意了吗就强吻?
但她还不敢太用力,怕碰到他伤口的位置。
盛翰鈺多年后重新尝道她滋味,妙不可言,并且欲罢不能。
怀里的人想挣脱,门都没有啊!
他静静搂着她,霸道又强势。
突然,脚被重重踩一下,细长的高跟还在上面故意碾压……
时莜萱现在生气,很生气。
又是老一套,但她现在不吃他那套。
脚上很痛,他却仍然不松开。
这点痛算不了什么,跟在监狱里煎熬过的那一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比起来,只是这点痛就想让他松开,根本不可能。
盛翰鈺心里明白,自己身上有伤,如果时莜萱用手推他比踩脚效果更好。
但是她没有,就能说明她不忍心。
时莜萱不是个心软的人,要是心里一点都没有他,不存在不忍心。
这个发现让盛翰鈺激动不已,更不会松开。
时莜萱无奈。
她踩的脚都酸痛了,这个可恶的男人却像是没感觉一样,不只不松开自己而且还更加过分……
要命的是,她发现自己有点贪恋这样的味道,甚至要迷失在他的热吻里。
不行,一定要终止。
时莜萱牙齿咬住他嘴唇,下嘴挺狠的,出血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