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2章

朱一文到警察署半个字都不肯交代,本来按规定没有证据,嫌疑人不交代,关押是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的。
警察署正要准备放心,就在这关键点小方来投案自首了!
他以为只要自己什么都承认,这件事就跟朱一文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但小方没想到的是,警察直接问的却不是犯案经过,而是他和朱一文之间的关系。
俩人的关系根本经不起调查,朱一文给他钱,供养他的事情很快就被调查个底掉。
于是小方也就大大方方承认了。
俩人的关系他承认,去江州绑架时莜萱他承认,捅了盛翰鈺一刀的事情他统统都承认下来!
但小方就是坚持朱一文不是主谋,他这么做的动机就是单纯的嫉妒时莜萱。
朱一文最终被无罪释放。
回到公司却有种山里只一日,世上已千年的感觉!
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他,眼神有敬畏但更多的是厌恶和惧怕。
人们对他退避三舍,就算迎面碰上都是转身就跑,好像他是洪水猛兽。
公司声誉被他影响一落千丈,办公桌上摞着厚厚一摞全是辞职信,就连跟他多年的总经理都给辞职信递上来了。
唯一对他不避让的人就是银行的人!
银行的人追在朱一文屁股后面:还钱,还钱,还钱!
他哪里有钱还?
于是公司被收走,到法院拍卖。
豪宅也被收走,同时挂在网上拍卖!
朱一文在一夜间突然就垮了,一无所有。
昔日高高在上的人,现在却像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以前他做过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,因为四处打点的好,所以一直都没事。
但现在他倒台了,树倒猢狲散。
朱一文很惨,惨到连个遮风避雨的住处都没有。
而这时候小方被放出来了,假释。
他会被假释是有人做了担保,小方以为是朱一文救了他,出来后直接去找朱一文。
他在朱家附近的树林发现朱一文。
才几天不见,家主却惨的他差点没认不出来!
朱一文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像是被人打过,身上的名牌西装也脏的几乎看不清颜色,还被刮出几道口子,破破烂烂像是个乞丐。
“家主,家主您怎么这样了?”小方冲过去一把抱住他,哭的无比伤心。
朱一文这两天看尽人情世故,尝尽人情冷暖,但他给这一切都怪到小方头上,觉得如果不是他突然去自首,自己也不会名誉扫地。
本来想找他还找不到,现在他还自己送上门来了!
“噗——”
小方震惊的瞪圆眼睛,他能清晰的听见刀扎进自己身体的声音!
和上次他的刀捅进盛翰鈺身体里的声音一样。
颜色也一样。
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,喷了朱一文一脸。
这张他爱惨的脸,现在五官却有些扭曲,很是狰狞。
“我怎么样?一切都如你所愿,我完了,你是不是很高兴,啊?”
朱一文捅进他身体的刀子又转了一百八十度,小方血流的越多,他就越兴奋:“好看啊,哈哈哈哈哈哈,热乎乎的,你是不是到这来看我笑话的?”
“看吧,你随便看。”
“笑吧,你使劲笑!”
“没错,我是利用了你,但我以前对你也不薄,你也不用这么害我……”朱一文咆哮。
眼里满满都是对小方的憎恨和厌恶。
朱一文现在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找小情只看脸蛋没看脑子,结果找了这么一个猪队友,让自己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