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8章

他们当然拒绝。
不过却提出另一种方法——给病人送到米国去!
专家现在在米国,并且在米国会待一段时间。
医生告诉朱一文:“现在全世界能救夫人的人只有他一个,除了那个专家,世界上再没有别的人有这个能力。”
朱一文拒绝:“去什么米国?不去,我的夫人我说了算,你们就按我说的做,出问题我负责,跟你们没关系。”
医生:“如果我按您说的做,夫人连手术台都下不来,如果您能接受这个结果,我马上就按您说的做。”
他沉默。
他能接受时莜萱在一个星期后永远死掉,利用这一星期彻底榨取她最后的剩余价值!
但不能接受她现在就死在手术台上,现在她死了,他也完蛋。
“您快点拿主意,夫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”医生催促。
“去米国能什么时候醒?”
医生道:“专家临走的时候交代,如果人是他救,半个小时内就能醒。”
朱一文计算下明天开盘的时间,还来得及。
最终决定:“行,送米国吧,我派飞机送你们去。”
……
酒店总统套房。
云哲浩和盛泽融,王勇在一起斗地主。
只有盛翰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仿若只有这样才能多少缓解点焦虑的心情。
他坐不住,虽然计划万无一失,盛翰鈺还是担心时莜萱会出危险。
太冒险了,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大?
本来是从不吃亏的性子,现在却用自己做诱饵,以身犯险,而他居然脑抽的同意了……
他不停的转,也影响“斗地主”的心情。
云哲浩抗议:“我说盛大少,您老人家能不能歇会儿?转来转去的转的我头晕。”
盛翰鈺瞪他一眼,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:“你别看我,不就行了?”
他这么大个活人,不看就能不存在?
别人又不瞎。
王勇道:“哥,要不您过来玩两把?”
“滚——”
王勇没“滚”,但闭嘴不敢再说了。
盛泽融从来都善解人意,安慰大哥:“大哥放心,嫂子不会有事的,医院那边不是说一切顺利嘛,安啦。”
这话没毛病,但换来的是一记凌厉的眼刀,和不知好歹的回怼:“说的轻巧,这要是在医院的人换成怡心,你还能这样淡定我才服你。”
聊天终结者。
然后三个人都不理他,继续斗地主。
盛翰鈺无处排放焦虑的心情,就看这几个人不顺眼,走过去给几个人手里的扑克牌都打掉:“别玩了别玩了,都什么时候了还玩?”
送时莜萱去米国的飞机还在天上,这时候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等着。
不玩干啥?
盛翰鈺不讲理,几个人也是敢怒不敢言,只能忍着。
……
米国。
直升飞机稳稳降落在圣玛丽医院顶层,早有医生护士准备好担架,飞机停稳,他们就准备给病人抬下来。
“等下,专家呢?”阿青拦住准备抬夫人的护士,警惕的扫视人群。
临来的时候,家主特意叮嘱他:一定要见到那名专家才能让夫人下飞机。
“专家当然在手术室,难道你指望让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出苦力,抬病人?”一名金发碧眼的医生讥讽,让他让开,耽误病人救治责任她们不负责。
这里不是L国,朱一文过来都不好使,更没有人会看他眉眼高低!
阿青坚持,拦着不让抬夫人下飞机,一定要亲眼看见专家才可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