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5章

朱一文从保险柜里拿出两根金条,然后到会客室去见署长。
见面俩人都很客气,握手寒暄,表面上看和以前一样,没有区别,但朱一文送出去的金条——对方却说什么都不收!
“不行不行,您这是让我犯罪呢,我这次到这来是办公务,收你金条算怎么回事?”署长义正言辞,说的就好像他以前没收过似的。
本来朱一文以为他嫌少,于是又加了三根上去。
只是署长仍然拒收,一本正经打开录音,开始调查!
问他和盛翰鈺有没有私人恩怨?
有指定是有,但朱一文不想说。
说自己夫人曾经是盛翰鈺前妻?
说出来丢面子,对他自己也不利,这不成了有杀人动机了吗?
但不说还不行,隐瞒真相更坐实他有杀人动机,网上的“谣言”就算没证据也会成真了。
朱一文左右为难,署长却不会没完没了等他思考。
“笃笃笃”。
他敲敲桌子,说话也变的不再客气:“到底有还是没有?说实话那么难吗?”
确实难。
朱一文最后还是选择不说:“没有,我和盛先生没有任何私人恩怨,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我,看不得我好。”
“行,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,朱先生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!”
这话很官方,滴水不漏。
署长又问了一些,然后告辞离开。
朱一文要亲自去送,又被拒绝了:“朱先生留步,对了,你最近不许出境,离省也不行。”署长说完离开。
他知道事态严重了,派阿青出去打听江州来的俩个人这两天都在做什么?
阿青这次很给力,没等吩咐就给云哲浩和盛泽融俩人到L国做的事情,都调查清楚了。
“家主,那俩人这两天密切接触我们客户,还跟警察署和多个部门都有联系,这次事件一定是他们弄出来的,要不要找人做掉?”
朱一文想了下,摇头让阿青不准轻举妄动。
不是他不想弄死那俩人,而是怕失败又给对方留下把柄。
云哲浩和盛泽融在江州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和盛翰鈺关系又很密切,就算没有证据,他俩有点什么他也脱离不开干系。
盛翰鈺在江州出事,这些人都能牵扯到他头上,若是那俩人在L国出事,他更脱不开干系。
这还只是一方面。
最重要的是那俩个人在王勇的酒店里,守卫的人都是王勇最得力的干将,说不定他们就等他动手抓他的把柄!
朱一文多年来就凭小心谨慎,才能走这么远。
他不会在没意义的事情上冒险。
云哲浩和盛泽融说到底,还是朱一文根本就没有给他俩放在眼里!
那俩人不算他对手,盛翰鈺才是。
朱一文打算按兵不动,以静制动。
不过对方动的有点快,快的他很快就坐不住了。朱一文让总经理出面辟谣,请水军到网上洗白。
但不只没有用,到总公司取消合同的人还越来越多,并且还升级了。
现在不只是小合作商闹事,就连固定合作很多年,关系还不错的合作商都来问他,问他是不是快破产了?
网上的“谣言”还没结束,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,公司的财务表也暴露在网上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