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3章

于是没人敢在多话,车头纷纷调转,来势汹汹的车队又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去了。
好像他们来就是示威,展示实力,让你们看看但不动手。
看的守在边卡的保镖安保们一脸懵,这是什么情况?
别管什么情况先汇报吧。
于是守关卡的人给情况汇报给阿青,阿青和同样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再去书房汇报给朱一文:“家主,王勇……他们撤了。”
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朱一文很生气,非常生气,他有种被王勇戏耍的即视感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
他一贯都看不起喊打喊杀发家的王勇,觉得他是有勇无谋的匹夫,也从来都没有给他看在眼里。
但现在,他居然被王勇给耍了?
在他眼里,这和被傻子骗了是同样的感觉。
朱一文吩咐阿青:“去调查下,王勇这两天都和什么人密切接触过?”
“是”。
阿青效率很高,没一会儿就调查出来了,给家主汇报:“昨天王勇接了几个从江州来的人。”
“混蛋,你是干什么吃的?”
朱一文突然发火,甩手左右开弓,给阿青两记耳光,怒声训斥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知道,我要你有什么用?”
“家主教训的是,阿青知错。”阿青双面脸颊都印着通红的指印,但他就像感觉不到痛一样,诚恳道歉。
朱一文打完就后悔了,阿青是他最得力的心腹,做事小心谨慎很少做错事。
再说打人不打脸,他手下也管着几十号兄弟,这样子出去太跌面。
他从抽屉里拿出一袋一次性口罩递过去:“刚才是我心急了,不应该打你,对不起。”
阿青单膝跪地,惶恐道:“您是主人,我是您的佣人,您教训我应该的,阿青承受不起家主的道歉,请您收回。”
朱一文很满意:“好,道歉我收回,口罩你收下,这个月你辛苦了,月底去财会领个大红包。”说是红包,实际就是补偿。
“谢谢家主。”
阿青戴上口罩,朱一文没有回房间休息,而是马上让人备车去医院。
虽然医院没有传来任何不好的消息,他还是不放心。
回到医院,朱一文很细致的问阿琨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事,阿琨一一如实回答。
听到进去个“专家”给夫人看病,朱一文眉头就没有松开过,但他没有责怪阿琨,而是直接去主任办公室找“专家”。
“专家”不在,主任在。
主任跟朱一文说的,和对阿琨他们说的话基本都一样:这位专家是米国有名的神经内科教授,是他在一年前就下邀请函,好不容易才请到的。
正好赶上夫人在这住院,于是就让专家顺便给看看。
朱一文一个眼神,阿青立刻上网调查。
监控没问题。
网上调查结果和主任说的也丝毫不差,米国确实有这个一个人,现在世界巡游,在每个国家停留的时间都很短,专家时间特别紧张。
朱一文放下疑惑,这才露出笑脸,问主任:“我夫人身体情况怎么样?”
主任摇摇头:“不太好。”
“为什么?”
主任道:“本来我们检查是没任何问题,但专家说夫人思虑过重,加上这两天吃的特效止痛片过量,有大几率引起后遗症,有可能会突然昏厥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