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0章

时莜萱病房门口。
保镖拦住他们,指着“老者”问主任:“他是谁?”
主任道:“这是我们从米国请来的专家,预约一年才轮到我们医院,正好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让专家给夫人会诊看病。”
阿青没在,陪朱一文回宅子去了。
现在守卫的是阿青手下,他做不了主,于是道:“你们等下,我得给家主打电话问问,家主要是不同意他不能进去。”
“老者”没等他打电话就道:“我看算了吧,既然人家不信任我,我也没必要上赶着。”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主任对老者赔笑脸。
但扭头就训斥他们不懂事,谁都拦着。
别人就是想请也请不来的人,要不是机缘巧合也不可能被他们遇上,既然遇上还不珍惜,还要打电话问?
这下好了,得罪人看他们能不能承受起后果。
主任训的保镖也迟疑,左右为难。
家主说过没有他的允许,不让任何人进。
但是也说过,不能怠慢了夫人,让夫人生气就让他们几个人消失!
这样好的事情,如果因为他们的原因给错过了,家主追究起来只怕有几个脑袋也不够赔的。
眼看着“专家”在主任的陪同下越走越远,他们心里急的不得了。
就在这时候,主任回头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们一眼!
“琨哥,怎么办?”有人率先沉不住气。
被称做琨哥的人道:“给青哥打电话。”
“电话拨过去了,没人接。”
“我去给人请回来。”琨哥跑过去,给正准备进另一个高级病房的专家拦住,请回来。
推开门,“专家”发话:“我给病人看病不喜欢有外人看着,你们都出去。”
“这不行,我们必须在场。”
“那你们看吧,我不看了。”专家脾气不小。
医院的主任陪着笑脸解释:“谢老您别生气,朱家是我们这首富,他家规矩大。”
谢专家:“哦,他家规矩大?那关我什么事?请我看病就得守我的规矩,别忘了是你们请我来的,又不是我主动要给他家夫人看病,岂有此理。”
专家脾气不小,科室主任都是唯唯诺诺,大气都不敢出。
主任陪着笑脸说了好一会儿好话,转身对琨哥小声道:“你们都是死心眼啊?不是有监控嘛,也不是一定要在里面看着。”
监控只有家主才能见,但他们在外面守着只要夫人不出去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“专家”气场太强大,朱家的保镖明知道不应该出去,还是被这强大的气场压制的几乎喘不上气,最终出去在外面守着。
门刚关上,时莜萱立刻从病床上坐起来,俩人四目相对,没错,就是这眼神不会错了。
虽然他做了打扮,但时莜萱还是从眼神中一眼就看出来“专家”是盛翰鈺没错!眼神不会错!
但她不敢表露出一点点情绪,病房里有监控,时莜萱清楚的知道这一点。
这里是L国不是江州,是朱一文的地盘,她稍微流露出一点异样被那个人发现,盛翰鈺就会有危险。
但盛翰鈺不知道,他一把给头上的假发扯下来,对她道:“萱萱,我是盛翰鈺。”
“你怎么样?怎么到医院来了?朱一文对你上刑了吗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