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5章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朱一文沉思片刻,然后给她的手机还给她:“你可以和江州那边人联系,看看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?”
时莜萱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她接过手机开机,然后对朱一文道:“请你出去,等会儿我让你进来再进来。”
朱一文出去了,他一点不担心。
因为他在房间已经安了监控,她说的每一个字,他都能听见。
时莜萱颤抖着手,按下一串号码。
号码是属于盛翰鈺的,上次她确实给号码删除,但每一个阿拉伯数字都记在脑子里。
不是刻意记,反正就是记住了。
“嘟——”
“嘟嘟——”
“嘟嘟嘟——”
电话持续响着,不是空号让时莜萱心里升起希望,特别期待。
她情不自禁捂住心口,仿若不这样做,心脏就会从那个位置蹦出来一样。
……
江州。
中心医院高级病房。
盛翰鈺一手拿电话,一手和时莜萱同样的姿势捂着心口的位置。
他是真痛!
这个号码日思夜想多年,现在终于主动给他拨电话,他却犹豫不决!
接,还是不接?
盛翰鈺和盛泽融他们刚开了个会,要大家瞒着他活过来的消息,然后他要亲自到L国去救时莜萱。
大家一致反对他去L国,那是找死。
但瞒着他平安的消息,这点大家都是赞同的。
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号码会响起。
接很有可能是朱一文打过来的,试探他死没死,若真是那样,接通只要他出声就等于前功尽弃。
不接万一就是时莜萱打来的呢?
她被强拖上直升机的那一刻,时莜萱眼神中的绝望和痛不欲生他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
最后他还是决定——接!
“喂,萱萱吗?”
当电话里传出盛翰鈺的声音,她眼泪唰下就下来了。
根本控制不住。
对面不说话,只有低低的抽泣声。
盛翰鈺放心了,他能感受到对面是萱萱。
她在为他哭,一定是喜极而泣。
盛翰鈺柔声道:“萱萱你在那边怎么样?朱一文有没有为难你?你放心我没死,然然和我在一起很安全,我会保证女儿的安全……”
他有千言万语想对时莜萱说,但也知道时间有限,尽量捡重点放在前面。
“王勇已经出发去L国救你,但宅子里的人说你没在,你在哪?”
“医院。”时莜萱道。
盛翰鈺立刻就炸了:“医院?你为什么会在医院?你怎么了?朱一文打你了吗?他对你用私刑了吗?”浓浓的关切化不开,于是时莜萱的眼泪流的更凶了。
但她不能多说,病房里有监控,她知道。
时莜萱道:“泽融,你给他找一块好的墓地安葬,照顾好我女儿,就这样。”她挂断电话,用尽全身力气摔出去,掩面大哭。
盛翰鈺听到最后一句就明白了,萱萱一定是被监视了。
他心急如焚,立刻给三弟打电话,让他马上安排自己去L国。
……
朱一文坐在监控后面,看见这一幕很满意。
哭出来的好,哭完就能一切从新开始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