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4章

L国最好的医院,高级病房。
“退烧了,太好了夫人退烧了。”伺候时莜萱的佣人手里拿着体温计,高兴的不得了,急忙去给家主汇报。
时莜萱缓缓睁开眼睛,脑子里有好几个问题。
这是哪?
我死没死?
我怎么到这来了?
虽然醒了,身上却没有丁点力气,就连转动下身子都费劲。
她只好转动眼珠,看见四周雪白的墙,雪白的床,雪白的家具,还有手上的输液。
在医院,判断出来了。
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病床上,暖洋洋的,应该是没死,死人是不敢看阳光的。
一定是朱一文让人给她送到医院来,他费这么大劲才给她重新弄回来,现在一点作用都没起,他怎么能舍得让她死。
门被推开,外面进来人了。
时莜萱重新又给眼睛闭上,佣人带进来的不只有医生还有朱一文,她不想看见这个人。
医生给她检查过,告诉朱一文:“病人已经没有大碍,但身体仍然很虚弱,要休息几天。”
“注意她最近情绪变化,不要让病人激动,生气,饮食要营养健康……”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,医生佣人全部出去,房间里只剩下朱一文和时莜萱。
她闭着眼睛,拒绝跟他说话。
朱一文道: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已经醒过来了,你还要别扭到什么时候?你们江州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最好记住。”
“这里是我地盘,没有我允许,你就算长翅膀也飞不出去。”
“我可以答应你不去动你的女儿,但你们母女分离的日子也不好受吧?你可以不帮我,我也可以扣下你一辈子,让你一生都见不到时然,你想想吧,我等会儿再过来。”
朱一文出去,带上门。
别看他现在话说的平淡又硬气,实际上心里急的不得了。
今天是银行限期最后一天,今天要是还不能解决经济危机,明天他就面临着破产的噩耗。
朱家要是在他手里败落,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亲戚能给他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他的儿子,孙子,以后都会以他为耻。
朱一文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他就绝对不会放弃。
她已经昏迷整整三天,这三天朱一文比谁都不希望她死。
如果她死了,他也就死定了。
现在时莜萱终于活过来,他就又看到希望!
佣人进去伺候,过一会出来汇报:“家主,夫人请您进去。”
“好。”
他内心狂喜,但表面上装成风轻云淡的样子,走进去。
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时莜萱面前,对她道:“想通了?”
“嗯。”
时莜萱点头。
“好,我让人回家给你取电脑,你身体就不好就不要挪来挪去,就在病床上工作吧。”
“等一下,我有条件。”时莜萱沙哑着嗓子道。
其实每说一个字,她都觉得嗓子像是被人用锉刀来回拽,但她必须要和朱一文谈,她要确定女儿是不是还安全。
“你说,什么条件?”
时莜萱:“我要跟女儿通话。”
这个条件很简单,但朱一文却无法满足她。
他有点恼怒:“这个我做不到,我不知道你女儿在哪里,她被你情敌简怡心藏起来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