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3章

小姨很生气,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的谣言就跑到这来胡说八道。
盛翰鈺还活着,怎么就说到遗产了?
但她解释,王颖芝根本听不进去。
一口咬定盛翰鈺死了,王颖好就是想一个霸占遗产所以瞒着消息不发。
盛翰鈺几个字她没怎么提,就是口口声声揪住遗产不松口。
小姨气的说不出来话,管家要赶她出去还被王颖芝带来的人给打了。
混乱中,家里人都或多或少受了伤。
小姨不想让他担心,就叮嘱厨娘送饭的时候不许说家里的事情,一个字都不要透漏。
盛翰鈺让厨娘回去,并让护工带孩子到外面去玩,他估算王颖芝很快就到。
计算的很精准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护工领着时然正准备出去,还没有出去的时候,王颖芝就到了!
“哎呀,你不是时莜萱的女儿吗?死丫头你怎么在这?”
时然一脚踩在她脚上:“死老太婆。”踩完就跑,护工急忙跟上去。
“臭丫头,跟她那个妈一个死德行,一点亏都不能吃……”王颖芝高声骂着然后看见盛翰鈺,讪讪收声。
须臾就对着盛翰鈺扑过来:“翰鈺,我的儿——”
“你给妈妈都要吓死了,就怪外面那些嚼舌根的乱说话……我还以为你死了呢。”
王颖芝最喜欢听那些捕风捉影,或者连影都没有的事。
每次听都信,过后辟谣她再骂造谣的人,乐此不彼。
“我没死你失望了吧?这样就继承不到遗产了。”盛翰鈺冷声道。
王颖芝脸上带着尴尬的笑,急忙否认:“没有没有,你别听别人胡说八道,你是我儿子,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当妈的也不要活了,继承什么遗产呀,我根本就没想过。”
她只是自私,并不傻。
当着盛翰鈺面不能提继承“遗产”,人就在她面前,活的好好的,没有遗产可以让她继承,提也没用。
盛翰鈺也不拆穿,对她道:“有件事我要提醒你,多年前我已经和你断绝母子关系,我就算死了我的家产也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。”
王颖芝一听就急了:“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你怎么还拿出来说?那件事不算,我是你妈,你是我生的,这是什么协议也改变不了的事实。”
“反正你得管我,不管不行。”
王颖芝眼珠骨碌碌转两圈,大概觉得刚才自己话说的实在生硬,不利于缓和母子关系。
于是又给话题转到时然身上:“翰鈺,刚才我看见时莜萱的女儿在这,时莜萱呢?你们俩又和好了?我怎么听说这孩子是你的呀……”
“不关你的事,来人!”
老七守在门口一直都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,听见盛翰鈺喊立刻进去:“董事长。”
“你找几个人去老爷家里‘伺候’老夫人,看着她别乱跑。”
“是,老夫人请。”
老七话说的客气,却是拽着她胳膊就给薅出去了。
他是保镖不是佣人,找的人跟上次找的人也不一样,不会被王颖芝轻易打发走,只要她被看着不出来作妖,盛翰鈺在江州就能避免很多麻烦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