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1章

但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盛翰鈺还是一点要清醒的迹象都没有。
这次盛泽融过来,就是跟简怡心商量,想带时然去医院看盛翰鈺,希望孩子能够唤醒他。
“小姨怎么说?”
这种事情简怡心也拿不定主意。
“小姨说可以让孩子试试,她点点头:“好,我去和孩子说。”
“我要去看叔叔,马上就去。”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俩人身后,他俩说的话都被时然一个字不落的听去了。
……
江州中心医院。
没有孩子穿的无菌服,简宜宁特意亲自给她做了一身合身的。
在过道洗手,消毒,然后换上无菌服,小姑娘来到病床前,看叔叔躺在病床上!
“爸爸。”
时然道:“泽融叔叔和怡心阿姨说你是我爸爸,是真的吗?”
盛翰鈺左手的无名指微不可见的动了下。
时然绕着床走一圈,看见好多条管子一头连在仪器上,一头连在叔叔的身上,她有点害怕。
叔叔脸色好苍白啊,白的像纸,跟平生陪她玩的叔叔不一样。
时然壮着胆子却拉盛翰鈺的手,软萌萌道:“叔叔你说话呀?你告诉我他们说的是真的吗?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呀……”
……
病房另一侧的监护室,医生指着仪器上的指标高兴道:“快,大家快看。”
盛翰鈺血压开始上升,从高压七十,低压五十二,很快升到高压一百,低压七十。
心跳也从三十七八下跳到五十多下。
但是还不稳定,忽上忽下。
盛泽融不懂医学 ,但医生的神色他看懂了,十分期待道:“医生你说明白点,这是好还是不好?”
简怡心在他头上拍下:“傻瓜,当然是好呀,然然进去有效果了!”
时然在里面跟盛翰鈺聊了半个多小时。
小姑娘开始还有点拘谨,但很快就适应了。
也不在病床前老老实实坐着,不只跟盛翰鈺聊天,还给他表演唱歌跳舞。
她跳舞的时候也很有分寸,离那些仪器很远,怕绊到管子对叔叔不好。
时然还是不太习惯叫盛翰鈺做“爸爸”。
总忘,于是一会儿“叔叔”,一会儿“爸爸”交替称呼。
“爸爸”这个称呼,是简怡心来的时候在车上告诉她的。
简怡心说然然你要是想让叔叔尽快好起来,就不能再叫他叔叔,得叫爸爸。
叫爸爸他一定会很快就醒过来。
盛泽融在身边一直怼她,让她不要这么说话,没有得到时莜萱允许就乱叫,这要是时莜萱知道了还不一定要闹成什么样。
简怡心不让他管,就要教时然这么喊,怎么地吧?
本来就是盛翰鈺女儿,喊喊怎么了?
不应该吗?
她才不怕得罪时莜萱,反正那女人从来看她都不顺眼,她也不在乎再多个一两件事。
简怡心得意的挑挑眉头,对盛泽融道:“怎么样?还是我这办法好吧?”
“好,你最厉害。”
盛泽融对她竖起大拇指:“你就等着时莜萱回国追杀你吧。”
“我不怕她,她应该感谢我救了她女儿,应该送我礼物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