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0章

江州。
时莜萱公寓。
“然然你别哭了行不行?我被你哭的脑仁疼。”简怡心给手里的娃娃扔在一旁,四肢伸开很没有形象的躺在客厅的地板上。
“呜呜呜……我要妈妈,要叔叔,给我一个也行!”
时然也学着简怡心的样子,四肢伸开躺在地板上。
但她不是单纯的躺着,而是不停挥舞胳膊,蹬踹两条小短腿,边哭边嚎:“妈妈和叔叔都去哪儿呀?他们是不是一起走了不要我,我也要跟着去……”
“哎哟——”
时然一脚踹到简宜宁腰,她痛的叫了一声。
小家伙别看人不大,力气还不小,踹人特别疼,但简怡心还拿她没办法。
不只没有办法,就连装死也是做不到的。
她发誓:结婚以后一定不要孩子,孩子都是小祖宗,根本惹不起!
这才照顾时然几天,她头发都快愁的掉光了。
小孩子好难带,怎么都不行。
就在她愁肠百结,生无可恋的时候,门铃响了:“叮咚——”
俩人同时从地板上一跃而起,争相去开门。
时然:“一定是妈妈回来了。”
简怡心:“不是你妈妈,是我未婚夫。”
简怡心赢了,按门铃的人确实是盛泽融,他给俩人带来吃的和一些日用品,当然还有医院的消息。
“大哥还没醒,但医生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多亏他心脏长的位置和别人不一样,要不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了。”盛泽融每次提起这件事都后怕的不得了。
简怡心赞同:“对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他一定会平安度过这次难关的,你别担心。”
当时小方带人给俩人绑走保安就到了,没多久警察也到了。
开始全城搜捕。
与此同时,简怡心也给盛泽融打电话,盛泽融,云哲浩还有王勇带着所有能带出来的人手开始找人。
人们兵分几路,顺着面包车留下的痕迹,王勇他们最先找到那座废弃的工厂和躺在血泊里的盛翰鈺!
王勇看见插刀的位置,当时心就凉半截。
但他有经验,没慌先是给手指搭在盛翰鈺鼻子下面,能感觉到微弱的呼吸。
他立刻让人小心谨慎的给盛翰鈺抬到车上平躺,然后亲自驾车,又快又稳的开到医院。
也多亏率先发现盛翰鈺的人是王勇,这要是换成没有经验的人,慌忙中给刀拔出来,人就活不成了。
盛翰鈺心脏位置没在左边,而是长在右边,没扎对地方本来没大碍。
但是他刚给时然输了八百CC血,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,体内失血过多导致脑供血受损,这才几天过去了都没有醒。
这些天,大家轮流到医院照顾盛翰鈺。
说是照顾,其实也就是换上无菌服到重症监护室里面跟他说话。
医生说他这种情况要是一周还不醒,就容易永远都是植物人!
建议让病人最在乎的人到他身边说话,能对唤醒他有帮助。
盛翰鈺最在乎的人就是时莜萱,但时莜萱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知道,王勇已经自告奋勇回了L国,走之前发誓——定会给人完好的带回来!
还有一个盛翰鈺在乎的人就是时然,但时然太小了,大家怕她承受不住,于是就没让她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