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

时莜萱在地下室已经被关了一夜。
她嘴唇冻的青紫,冷风仍然不停的灌进来。
地下室的铁门吱嘎作响,朱一文在保镖前后簇拥下进来了。
阿青关掉冷风,当然不是为了时莜萱,而是怕家主冻到。
“这里怎么这样冷?”
朱一文四处环视下,假惺惺道:“太不像话了,我还活着呢你们就敢虐待我夫人,想造反吗,嗯?”
“对不起,是我疏忽,请家主惩罚。”阿青站在他面前主动领罚。
“你是一定要罚的,扣你一年的薪水,但你管着这里百十号人,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,去给这里的管事找来。”
很快,地牢管事被找来。
朱一文当着时莜萱的面,狠狠训斥管事一通,然后让人给他赶出去,包括看管地牢的五个人全部都撵出去,永不录用!
“家主,家主我错了,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家主。”
管家跪在朱一文面前苦苦哀求,他的手下也是一样。
朱一文面前跪倒一片,几个人声泪俱下,苦苦哀求。
他们什么样的惩罚都愿意领,只要不给他们赶出去怎样都行,都是有老有小一家子的人,身体受罚不要紧,失去工作就容易全家老小都饿死。
情绪酝酿的差不多,朱一文对几个人道:“你们怠慢我夫人,还想求的我原谅?做梦。”
“我给夫人关进来也是我们夫妻矛盾,你们这些可恶的小人狗眼看人低,连夫人都敢虐待,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,滚,我不可能再留下你们。”
这些人心里不服气,嘴上也不敢辩驳。
明明就是昨天给人送进来的时候,是家主吩咐要给夫人苦头吃,他们才会这样做,否则就算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虐待夫人。
但佣人是不能跟家主争辩的,不管是谁的错,只要家主说是他们的错,他们就要认!
“夫人,夫人您替我们说句话,以后我们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!”有反应快的,听出朱一文话里的意思,转而去求时莜萱。
于是大家全都反应过来,几个人都去求时莜萱。
夫人对佣人最宽容,这点宅子里所有人都知道!
时莜萱知道朱一文在做戏。
都这种时候还想利用她的心软和善良?
准备逼她就范?
呵呵。
时莜萱笑的莞尔,绝美的脸蛋上闪过狠厉,轻声道:“我看只是解雇还是惩罚太轻了,应该都丢进海里喂鱼!”
朱一文面色僵硬,他没想到时莜萱居然会这样说。
“不要啊,夫人不要!”
“夫人您一贯是最慈悲的,您不能这样对我们……”
“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死了一家人要怎么活下去?”
时莜萱脸上闪过一抹邪魅,笑的让人不寒而栗:“ 那就让他们陪你一起去死好啦,我的家人死了我就决定陪他去,你们也可以啊。”
呃……
朱一文对阿青使个眼色,阿青急忙给人都轰出去。
看守地牢的都是老人,朱一文不会舍得辞掉他们,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为做戏给时莜萱看而已。
但时莜萱看出来就不能用了,只能换招数。
“关了一夜,你想通没有?”朱一文问。
时莜萱讥笑:“想通了,想通我以前就是个笨蛋,蠢猪,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发现你是人面兽心的东西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