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7章

时莜萱双眼一黑,晕过去。
……
L国,朱家豪宅。
时莜萱睁开眼,四周的景致很熟悉,这是她住了五年多的房间。
一霎那,她感觉像是做场噩梦!
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,盛翰鈺只是噩梦中出现的人物。
要是梦就好了,但眼泪从她眼里滚落,顺着脸颊滑下。
“你醒了?”
朱一文端起细白瓷碗递到她嘴边:“喝点参汤,医生说你气血两虚,这个补血补气……”
他没等说完,时莜萱手一扬,碗就被打落到地板上,参汤洒的一滴不剩。
“啪!”
朱一文反手一记耳光重重扇在时莜萱脸上。
他收起一贯的温文尔雅,眼露凶光:“时莜萱你别给脸不要脸,别以为我不敢给你怎么样,盛翰鈺死了,你摆出一副寡妇脸给谁看?”
“你是我夫人,不是他老婆,你们已经离婚很多年你别忘了,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!”
“啪啪!”
又是两记耳光狠狠甩在时莜萱脸上。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怎么这么贱啊,你们女人怎么都这么贱啊,贱人!贱人!!!”
朱一文解开领口的扣子:“你不就是想要男人吗?是不是我成全你,你就不走了,啊?好,我马上就成全你。”
说完面容狰狞,脸色铁青,通红着眼睛向她扑来……
朱一文现在的样子是时莜萱从来没有见过的,也是他从来都不会展示在人前的一面。
时莜萱没慌,更没喊。
就在朱一文马上就扑上来的时候,她突然狠狠一脚踹出去。
一记窝心脚正好蹬在朱一文心口的位置,这一下用了全力,朱一文被踹出去,摔在地板上差点背过气去。
时莜萱从床上一跃而起,跳下地骑在他身上,双手紧紧掐住他脖子,用力!
朱一文眼球凸起,喘不上气,甚至他都能听见骨头被挤压发出的“咔咔”声。
他拼命挣扎,双手抓住卡在脖子上的手试图给她掰开,但他很快发现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,没有用。
时莜萱手指很有力气,根本就掰不开。
他从来不知道这双在键盘上灵活的十指,有一天掐在他脖子上的感觉居然像是铁钳一样结实!
骨头持续“咔咔”作响,意识也逐渐从他脑海中抽离。
朱一文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离死亡有这么近,就连当年亲戚内讧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。
时莜萱的眼神透着决绝和杀气,冷冰冰的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样,没有丝毫转寰的余地,就是想给他置于死地的模样!
完了。
朱一文现在开始后悔,后悔不应该让小方去江州就好了。
如果盛翰鈺不死,时莜萱不会这样。
他想要驯服她,却不料用力过猛,结果同归于尽。
朱一文绝望的闭上眼睛……
“咣!”
门被撞开,阿青带人冲进来。
“家主!”
时莜萱被从朱一文身上拉开,白皙的脸上又挨了两记耳光。
“呸!”
她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,语气淡淡的:“你打死我吧。”
“咳咳……”
空气重新进到肺里还不是很适应,朱一文大口大口呼吸,阿青帮他顺气,见他脸色和缓点才试探着问:“家主,要怎么处置夫人?”
“关地下室,开冷风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