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6章

那种时候唯一的要求就是想活着,然而这要求算过分.
人家活的好好的,他们要给人弄死,还不想让被害人报仇,这怎么可能?
他没想到这种像是笑话一样的事情,有一天居然会落到自己身上。
盛翰鈺的要求不过分,几个人不等老大回来,就答应了。
于是时莜萱嘴上的毛巾也被拽下来,俩人被赶进一间破败的小办公室,然后门被关上。
不是想说话吗?
随便说。
盛翰鈺压低嗓音:“萱萱你听我说,我爱你,我永远都爱你,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!”
时莜萱的眼泪唰就下来了。
“盛翰鈺你混蛋,都这时候了你说点有用的行吗?”
盛翰鈺深情的看着她:“萱萱,这就是我最想说的话,说出来就算马上去死,我也没有没有遗憾。”
“闭嘴,我不许你说这些。”
时莜萱不会让他死,她只等小方回来然后和他谈判,她有办法让小方放弃弄死盛翰鈺这个想法。
不管用什么代价,一定要让他活着。
盛翰鈺对她笑,她在哭,哭的特别伤心。
他却在笑,笑的发自内心。
盛翰鈺很高兴,哪怕是马上就死了他也很高兴,萱萱是为他而哭,她心里还有他。
“萱萱,时然以后就辛苦你了,我不能陪她长大,只能靠你一个人,如果她不找我你也不提,但女儿要是找我,你就告诉她叔叔去天国了,和艾丽莎一样。”
“这样她就不会难过,要告诉女儿天国不是遥不可及,叔叔不是永远离开,我只是在天上看着你们,祝福你们,保护你们……”
“你闭嘴!”
时莜萱泣不成声。
她几乎是用咆哮的对盛翰鈺道:“盛翰鈺你混蛋,你就是个大混蛋,你要死悄悄的死去,不准死在我面前!”
“我不准,我不允许,你听见了吗?”
盛翰鈺苦笑:“我听见了,但我说的不算。”
他怂了,第一次认怂。
因为盛翰鈺知道,自己这次确实是凶多吉少……不对,根本没有活着的可能!
小方不可能放过他,不管是新仇还是旧恨。
朱一文更不可能放过他,朱一文早就恨不得他死,但盛翰鈺身边平时有保镖有王勇,他得不到机会。
现在好不容易逮到弄死他的机会,所以那个电话打还是不打,他都知道自己死定了。
小方回来了,让人给时莜萱带出来押到飞机上去。
他面上带笑,看上去非常得意。
对着手下比划一个杀的动作,然后转身就往直升机走过去。

从他打完电话回来,只看神色,时莜萱就知道朱一文的决定!
她最不愿意想到的结果,就是最后的结果。
于是时莜萱使出“杀手锏”。
她对小方喊:“小方,你告诉朱一文,如果盛翰鈺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给他殉葬,我说的出做的到!
但小方却没有怕。
更没有听她的再给朱一文打电话,而是笑的很灿烂:“殉吧,到时候给你们埋一起,我和家主就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。”
“给她嘴堵上,别让她咬了舌头。”
时莜萱嘴重新被用毛巾堵上,两个人拖着她往直升机拽过去。
“萱萱,你要活着,好好活着,我爱你!”
盛翰鈺满脸笑容对她笑,她亲眼看着小方用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插进盛翰鈺的心脏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