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

“还有多久到?”其中一名歹徒说话,时莜萱听着很耳熟,好像是在哪听过……
她想起来了。
小方!
朱一文的情人,上次在希尔顿酒店见过一次。
“很快,五分钟。”另一个人道。
……
五分钟后。
车开到一处废弃的工厂停下,空旷的场地上停着一架直升飞机。
“老大,这男的怎么办?”小方被称作老大。
当初的小情现在被称为“老大”,做了“老大”的人,对盛翰鈺还是那么恨之入骨:“拖里面弄死。”
“唔唔——”
时莜萱拼命挣扎,不顾一切挡在盛翰鈺面前,使劲瞪他,用眼神告诉他要弄死就给俩人一起弄死,自己不独活。
“妈的,你咋那么多事?”小方在时莜萱脸上扇了一耳光,嘴里骂骂咧咧。
骂她不守妇道,不知足。
已经嫁人不好好做朱夫人,非要跑回国做什么?
在家主身边多好?
那是多少人朝思暮想,却得不到的生活。
结果怕这样的生活摆在她面前,她却不知道知足,费劲心思放弃一切跑回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缺心眼,不要脸……
一路上他嘴巴都是不停的责怪时莜萱。
责备里带着浓浓的羡慕。
他也只是说说,痛快痛快嘴罢了。
时莜萱也只是脸上挨了一记耳光,小方并不敢给她怎么样。
家主说过要好好带回来。
不是是要活的就完事,而是好好带回去!
这女人对家主有大用,又是家主的正牌夫人,小方对她既羡慕又多少又点内疚。
但对盛翰鈺就不一样了,他恨盛翰鈺入骨。
当初盛翰鈺和朱一文斗的时候,小方就想弄死他,可惜没做到自己还被赶出L国。
后来好不容易回去,又好不容易家主才重新接纳他,刚才差点又被盛翰鈺搅了计划。
他想杀盛翰鈺灭口,但时莜萱阻止他又不敢擅自决定,于是去给朱一文打电话,让手下好好看着俩人。
小方走远,盛翰鈺使劲蹭两下,给嘴里堵的毛巾蹭掉。
但他没有喊,而是急急对时莜萱道:“萱萱你不用管我,你要活着,好好活着逃出去,别犯倔!然然还等着你照顾呢。”
从看见小方那一刻,他就知道自己落到他手里没好。
小方一直都想弄死他,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。
想不到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,最后却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“唔唔——”
时莜萱摇头,也想说话,但说不出来。
“唔唔……”她瞪那几个人,想说话。
歹徒本来是想给盛翰鈺嘴再堵上,他却对他们道:“她要说话,你们给她松开。”
“这女人对你们很重要吧,你们不让她高兴,她会让你们更难受。”
“你们老大想要弄死我,我在临死前想跟她说几句话行不行?如果这点要求你们都不答应,那我做鬼一定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这几个人都是从L国过来的,王勇给他讲过L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。
准备弄死人质的时候,只要是不太过分的要求,他们都会答应。
为的就是不想让人质化成厉鬼,找害死他们的人报仇!
当初因为这个规矩,盛翰鈺还嘲笑过,说到那时候人还能有什么要求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