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2章

“嘀铃铃——”
朱一文又打来电话。
他不是纠缠起来没完没了的人,之所以会这样频繁骚扰时莜萱,是因为公司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
时莜萱现在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,他自己要抓住不放。
她不想接,后来再一想还是明明白白做个了断比较好。
于是指尖轻挑,拨到接通键:“喂!”
“喂,萱萱你别挂断先听我说。”朱一文声音有掩饰不住的焦急:“我知道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,但小猪也没有什么事对不对?我当时也是受了奸人蒙蔽,不过我用的量很少很少,只要停药就什么问题都没有……”
“你想想这几年我对你们母女怎么样?小猪从出生就享受最高的待遇,虽然她不是我亲生的女儿也不跟我姓氏,但我待她比亲生女儿还好,我亲生的都放在外面……”
朱一文大打感情牌,从时莜萱当初走投无路到后来成为无数女人仰望的朱夫人。
从时然本来应该是一个单亲母亲带的可怜孩子,到被当成公主一样养着,有幸福的童年也是他给予的……
朱一文不停的说,时莜萱静静的听。
但不管朱一文说什么,在她内心都掀不起任何波澜。
她已经知道朱一文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现在再说这些就显得很可笑,根本不可能引起共鸣。
但她也不打断,让他尽情表演。
朱一文说到后来,差不多都要声泪俱下,差一点就连自己都给感动了。
但这时候他也终于发现,时莜萱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“萱萱,夫人,你在听吗?”
“嗯,在听。”时莜萱很平静的语气。
朱一文心里没谱,问道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“我在想我以前怎么那么蠢啊,居然五年都没看透你这个小人伪善的面具。”时莜萱嘲讽。
他语调立刻变的冰冷:“时莜萱,你什么意思?做人要讲究饮水思源,我不指望你报恩,但你总不能和别人合起伙来对付我。”
“别以为你和盛翰鈺那点事我不知道,他现在都已经住到你家了是不是?”
“是,你能怎样?”
时莜萱根本就不屑跟他解释。
也不想和他说过多,只想快点做个了断:“朱一文你还是死了让我回去的心,我不会受你威胁。”
“别以为你手里又结婚证就了不起,我已经恢复国籍,在L国和你结婚用的身份证无效,证书自然也无效。”
朱一文唯一能威胁时莜萱的东西也不在了,他很不甘心,还要做最后一次的努力:“时莜萱你想清楚了吗?你放弃和我的婚姻也就等于放弃了在L国的一切。”
时莜萱在L国那五年,所有赚的钱都是用她在L国的身份证放进银行,如果她不要那个身份,也就表示那些钱都将属于朱一文。
其实,这也是时莜萱接他这个电话的主要原因。
她道:“我早就想清楚了,L国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,就如你所说,这几年你对我们母女不薄,所以那些就算报酬,全部送你。”
朱一文气的差点给书房砸了。
她还挺大方,是的,时莜萱一直都大方,这点他知道。
要不然,他也不会早就给那笔钱挪用了,只是还不够而已!
“还有钻石矿也不要了吗?钻石矿的名字已经改成时然了,时然长大要是知道你替她做主,放弃这么大一笔财富,她会恨你。”朱一文再做垂死前的挣扎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