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5章

但“食神”只用了一小会儿就跌落神坛。
因为时然也要吃的,但拒绝吃妈妈做的,只能给她点外卖。
小的还没有伺候完,盛翰鈺在次卧虚弱的问能不能给他送点喝的水,时莜萱去倒水才发现家里没热水,也没有红糖了。
烧上水又去楼下超市买了红糖,回来冲上红糖水给盛翰鈺端过去。
盛翰鈺不喜欢喝甜的,尤其是红糖水看着就恶心。
不过是时莜萱端给他的,于是接过来全部喝光!
“谢谢时董事长。”盛翰鈺道谢。
时莜萱道:“不用谢,你是为我女儿才这样,我应该谢谢你,你好好休息,有需要就喊我。”
“好。”
时莜萱出去,关上门。
他给头蒙在被子里偷笑,开心,简直是太开心了。
这么多天以来,时莜萱还是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跟他说话,这是个好的开始!
他发现现在和时莜萱相处,只要不跟她说以前的事情,不套近乎,还是能够和平共处的。
一个称呼而已嘛,表面疏离什么也代表不了,反正现在他已经住进来了。
盛翰鈺觉得这八百CC的血抽的太值了。
能换来时莜萱亲自照顾他,就是给身上的血都抽干了也值!
吃饱喝足精神头恢复的也很快。
盛翰鈺已经没什么问题,但还是赖在时家不走。
每次时莜萱提出让他回去,他就用“头晕”,“脸色不好”来搪塞。
他留下时然很高兴,都不缠着时莜萱,只缠着盛翰鈺,俩人讲故事,拼积木,在电脑上打游戏,整个房子布满欢声笑语。
时莜萱虽然不和她们一起玩,但也不阻止。
时然现在和盛翰鈺亲近,她也干脆睁一眼闭一眼算了。
血缘这东西太神奇,时然和盛翰鈺好多细微的小动作都是一模一样,长相虽然像她,脾气却不像。
小姨以前说过,说盛翰鈺小时候脾气和现在不一样,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冰山脸,对谁都有礼貌,不笑不说话。
但就是淘气,淘的没边没沿。
那些盛翰鈺淘过的气,时然都做过!
爬树下河,跟小朋友打架……时然简直就是他的翻版。
……
朱一文沉寂好几天,再次打电话来。
这次还是让她们回去,并且发出最后通牒——不回来就让她好看!
时莜萱冷声道:“你随便。”然后就挂断电话。
她知道朱一文为什么这么急着让她回去,他公司现在的财务情况,时莜萱了如指掌。
到处都是窟窿根本堵不上。
朱一文公司的财务出现很严重的危机,表面上还风光只是在强撑。
A国那块地根本就没有金矿,只是盛翰鈺给他设想的一道局而已。
在那道局里,简宜宁和时莜萱都发挥了很重要的重要,三人联手,朱一文成功入瓮!
但那块地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,如果开发成旅游景点,只要修建的漂亮,广告打出去,一定会吸引世界各国游客的目光。
只是,这一切都需要钱!
很多很多的钱。
现在朱一文每一个环节都急需钱,而最能在这时候体现作用的时莜萱,却偏偏不在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