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4章

盛翰鈺给每个细节都想的特别周到。
不只安排了司机,还给简宜宁打电话,告诉他时莜萱现在准备去医院,请他过去陪着。
简宜宁调侃:“哟,你怎么突然这样大方?自己不陪让我去陪,就不怕我近水楼台先得月?”
盛翰鈺:“我只想她好。”
……
时莜萱到医院的时候,简宜宁已经等在大门口。
那么帅的大帅哥明晃晃站在医院大门口对她招手,她硬是没看见,只是急匆匆快步走,几次差点撞到人。
“萱萱,你怎么不理我啊?”简宜宁拽住她。
“阿宁?”
时莜萱这才发现他。
“正好在这遇到你,你看看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时莜萱从包里给检测单拿出来递给他,简宜宁的笑容僵在脸上,神色越来越凝重,接连看了好几遍,然后道:“这是真的。”
她又站不稳了。
简宜宁扶住时莜萱:“萱萱你别急,这个虽然是真的你也别怕……你是要进去找姜医生吧?走,我陪你一起。”
巧的很,这个姜专家和简宜宁是一个医学院的校友,比他高几届,俩人也认识。
三人到姜医生的办公室,请他们坐下,医生这才道:“前天晚上你们来的时候,我就觉得孩子不对劲,我在L国接触过这样的病例,这种毒十分隐蔽,中毒的人并不会马上发作而是受情绪影响,只要心情不好就会高烧。”
“孩子出现这种情况多久了?”
时莜萱手脚冰凉,她想了下,告诉医生:“两年前开始的,医生,我女儿还有救吗?”
“有救,幸亏发现的及时。”
姜医生告诉时莜萱,只要停药,并且带孩子定期到医院做血液清理,用不了多久时然就能恢复健康,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。
“谢谢医生,谢谢医生。”
时莜萱抓着专家的手,一个劲道谢,喜极而泣。
姜医生笑道:“其实你不用谢我,要谢还是谢谢盛先生吧,是他先发现不对劲,让我建议你给孩子做个检查。”
“还有前天晚上也不应该我值班,是盛先生找了院长,院长给我打电话我才过去。”
……
俩人从医院回来,回到公寓。
盛翰鈺和时然拼积木玩的十分开心,时莜萱一言不发走过去,一把给女儿搂在怀里,眼泪扑簌簌往下掉!
“妈妈您怎么哭了?谁欺负你了吗?”
小家伙搂住妈妈,小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拍,安慰她:“妈妈别怕,有然然在,然然保护你。”
她不说还能好点,孩子越是这样,时莜萱就越难受,眼泪掉的也就越凶。
“对不起宝贝,都是妈妈的错,妈妈太粗心了,没有保护好你……”时莜萱好恨,恨朱一文,更恨自己。
女儿经常体弱多病,原来不是先天不足,而是被人下毒.
简宜宁对盛翰鈺使个眼色,俩个男人出去,简宜宁问:“接下来你想怎么做?”
朱一文只是利用时莜萱,盛翰鈺还可能对他手下留情,但现在居然发现对他的女儿下毒,简宜宁笃定,他接下来一定有大动作。
盛翰鈺眼中闪过一抹狠厉:“他敢对我女儿下手,我就让他尝尝失去全部的滋味。”
明明说的是朱一文,简宜宁却打个寒颤。
主要是他眼神太冷了,像千年寒冰一样。
时莜萱抱着女儿哭了好一会儿,才止住眼泪,小家伙并不太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哭,还哭的这么伤心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