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

“家主,您身体不舒服?”
阿青关切的用手摸上他额头——烫的很。
“我去给您倒杯水。”
朱一文让阿青去服务台要几片感冒药过来,他没动:“您现在不能吃药,昨天晚上您喝了很多酒,得等酒劲过去才能吃药。”
对,被阿青提醒,他才想起来给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。
简宜宁也过来,见他这样就建议去给A国的人说下,去看地的行程改一天,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。
朱一文不放心让简宜宁自己去,说到底他对简宜宁还是防备心很重。
“我陪您去。”阿青知道家主心里想法,主动建议。
“好。”
俩人出去了,十几分钟后才回来。
不只他俩,还有A国的人。
A国人不只对延后行程没有不满意,还很内疚。
他们觉得都是昨天让朱一文喝了太多的酒,所以他今天才会生病。
A国负责人主动表示,为了表示歉意,也为了补偿他,等到竞拍的时候,给他优先权!
这个权很有用,朱一文瞬间觉得这场感冒太值得了。
好好的休息一天,没有电话打扰,朱一文身体恢复的很快,当天晚上就退烧。
又好好睡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大好了。
“去告诉A国的人,今天去看那块地。”朱一文西装革履,神采奕奕。
“是,家主。”
阿青出去告诉,很快大家准备出发,不过在马上要上车的时候,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等一下。”
朱一文震惊,愣住。
不可置信回头看,脑袋嗡嗡的——盛翰鈺和王勇从大门里出来!
他们怎么来了?
朱一文千算万算,都没有算到盛翰鈺和王勇能出现在这里。
他派人一直跟着盛翰鈺,从L国跟到江州。
所有的汇报都是正常,结果他俩却到A国来了。
就算算账也是以后的事情,现在是盛翰鈺来了,这次A国之行注定不能平静。
还没等朱一文做出反应,简宜宁却微笑着指着盛翰鈺对A国大使道:“这个人有案底,曾经坐过牢,你们要小心些。”
“是吗?我们完全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……”A国大使表示很吃惊,还请简宜宁详细谈。
俩人到一边嘀嘀咕咕,朱一文面色不显,心里很高兴。
但盛翰鈺脸色不太好,他只是脸色不好看,却还能维持表面的和谐。
不过王勇沉不住气。
王勇三两步过去粗暴的给简宜宁拽过来:“你怎么也在这?叛徒。”
说着硕大的拳头就已经轮起来,准备打人了。
“住手,回来。”
盛翰鈺及时给王勇喊住,他才恹恹停手然后回去,俩人上了另外一辆车,同行的也是A国商业部的人。
朱一文和简宜宁同一辆车。
上车后,简宜宁就开始发牢骚。
“神经病啊,当这还是他L国吗?想打人就打人,粗鲁,无赖……盛翰鈺狗鼻子也够灵的,闻着钱味就来了……”
朱一文装好人,劝他:“好啦,为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得,还是给精力放到怎么能顺利拿到地,才是最要紧的事情。”
盛翰鈺出现,对朱一文威慑不小。
连地方都没看见,他就已经在潜意识里给盛翰鈺定位为竞争最大对手。
“道理我都知道,但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恶……”简宜宁仿若还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,又说起盛翰鈺突然离开L国,给他半道撂挑子的事情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