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

时莜萱和时然在游艇上发来的视频,俩人玩的很开心,笑的特别甜。
怪不得朱一文能在这里,原来时莜萱带孩子不在家。
还没有等他想明白,朱一文为什么要给他看这个,朱一文就像是聊家常般道:“你说海上风浪那么大,要是万一又什么天灾……”
“朱一文,你想干什么?”
盛翰鈺彻底慌了神,向来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心不跳,现在却脸色大变,紧紧抓住他胳膊,一字一顿道:“你敢动她们一根汗毛,我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。”
要是目光能杀人,朱一文现在一定已经被他凌迟。
他耸耸肩,满不在乎表示:“我知道,当年你冲冠一怒为红颜,在江州做过的事情我都知道了。”
“没关系,我不在乎,只要你愿意也可以现在就掐死我,反正打架我不会是你对手。”
盛翰鈺松开手,额头甚至泌出细密的汗珠。
视频不会是假的,他也不能拿母女俩冒险!
“文件重新打印一份吧,我签。”
朱一文打开抽屉,又拿出一份丢到他面前:“喏,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盛翰鈺拿起笔,在上面签上自己名字。
然后给笔摔到地上,揪住朱一文衣领警告他:“对她们母女俩好一点,如果被我知道你在折磨萱萱,我就让你身败名裂,倾家荡产。”
朱一文还是笑的淡淡的:“看来我这宅子是该好好清清了,你果然在我家安了眼线。”
“清吧,你家保镖,佣人至少有一半都是我的人,除非你给他们全部辞退,否则你做什么坏事我都知道!”盛翰鈺故意这样说。
“请吧顾先生,时间不早我就不留你了。”
朱一文下逐客令,还没忘讥讽他:“要怎么样对我的佣人,这是我的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,要怎么样跟你兄弟解释,这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。”
“我想盛先生应该不会蠢到什么话都跟兄弟说,毕竟我和萱萱,然然才是一家人。”
这是威胁。
他是告诉盛翰鈺,这件事不准对别人说,时莜萱和时然都在他手里。
如果盛翰鈺想要她们好好的,那就给这口锅长长久久背下去!
“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,不需要你提醒。”
盛翰鈺离开朱宅的时候没顺排水管爬下去,而是从大门口出去的。
这次也不需要背花匠的打药桶,直接就大喇喇的走出去。
这一路上他也想明白了,百密一疏。
上次他离开的时候,假扮花匠出去给树木打药。
这过程没问题,问题是真正的花匠准备去打药不就露馅了吗?
这么大的破绽,朱家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发现,结果却无声无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说不定在那个时候,朱一文就算到他还会来,已经编织出一张大网等着他,而他就真的一头撞进来了。
……
盛翰鈺走到关卡,关卡也没拦着他,直接打开,他顺顺当当走出去,然后顺着大路一直往前。
王勇奇怪,也没有发出声音,在树林里一路跟着他到停车的位置,上车后才问:“哥,没事吧?”
“没事。”他靠在座位背椅上闭上眼睛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