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0章

盛翰鈺让俩人回来,宣布他要回国。
王勇问:“哥你走几天?”
盛翰鈺:“回去就不回来了,留在江州。”
王勇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
“哥,你走了我们怎么办?再说嫂子呢,嫂子你不管了啊?”
盛翰鈺道:“别嫂子嫂子的,人家现在是朱夫人。”
“名义上的夫人不能算,这不是你说的嘛。”王勇觉得他这决定也太儿戏了。
本来准备和朱一文大干一场,结果场子拉开,架势摆上,他突然说要撤了?
“这到底为什么呀?”
王勇哭丧着脸。
将近两米的大块头,蹲在地上也像是铁塔一般,现在却委委屈屈的哭丧着脸。
简宜宁一直没说话,但他有点内疚。
他知道一定是刚才自己说的话对盛翰鈺有所触动,但他确实没想到他能因为自己那几句话就下定决心离开。
当初他找时莜萱用了多少心血,别人不知道,简宜宁是知道的。
他拍拍王勇肩膀,表示自己劝劝看。
王勇闭嘴,到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。
“翰鈺哥,我刚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你别往心里去!”
盛翰鈺从嘴角扯出一丝笑,只是笑容比哭还难看:“你说的对,我刚才仔细想了下,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给过她幸福,如果我离开她能幸福的话,我愿意放手。”
“放手”这两个字被盛翰鈺从牙缝中挤出来。
没有人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这两个字,他想了她五年。
一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,想她的每一分每一秒对盛翰鈺来说都是煎熬,是用钝刀子割肉一样的痛。
他自残,和人打架。
想过千百种死法,却只留下满身的伤疤!
还是命大没死了。
直到他从蛛丝马迹里发现时莜萱可能还活着,瞬间就觉得这个世界重新从黑白变成彩色,他又有了活下去的意义。
这过程有多难受,只有自己知道。
现在突然要放手了,主动放手。
他心里什么滋味都有,但具体是什么滋味又说不出来。
“都怪你。”
王勇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,硕大的拳头对准简宜宁砸下去!
简宜宁没躲,但盛翰鈺突然挡在他面前,用脸去迎王勇的拳头。
“噗——”
他发现后收了力道,但盛翰鈺还是被打倒在地。
“哥,对不起。”
“翰鈺哥,你怎么样了?”
俩人一左一右给他扶起来,盛翰鈺嘴角淤青,鼻子也流了血,就算这样,他还笑着说“没事。”
其实盛翰鈺希望打的更重,心很痛,急需身体上的痛感转移心上的痛楚,大概这就叫疼痛转移法吧。
在监狱的时候,他就是用这样的办法,跟人打架,打生死架。
但心实在是太痛了,只是打一架根本就解决不了。
于是他就每每挑衅,直到后来没有对手!
那种感觉很久没有了,现在他又迫切的希望“疼痛转移法”,只是王勇却不再给他机会。
只是误打他一拳,王勇就内疚到不行,连连要扇自己耳光给哥赔罪,更不可能继续给他“疼痛转移”。
以前在监狱的时候,就王勇和他打的最凶,最后也是俩人最好。
……
盛翰鈺主动给朱一文打电话:“我退出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朱一文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
于是他又重复一遍:“我说我退出这次竞争,退出L国,不管是生意还是人,我都不和你争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