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8章

“无聊。”
时莜萱甚至都没有打开看,合上盖子顺手打开抽屉扔进去。
不用想她也知道,一定是阿青给盛翰鈺送杯子的事情告诉朱一文了,他对自己给那只杯子扔掉很满意,于是就送一只贵重几百倍的杯子做为补偿。
也可能是奖励。
那能一样吗?
那只粉红色米奇杯子代表是美好的回忆,黄金还镶嵌着钻石的杯子只是赤果果的炫耀价值而已。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她哀嚎。
然后给被子蒙在头上,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呢?
三观不同,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实在痛苦。
不行。
时莜萱给被子从头上拿下来,必须快速解决掉盛翰鈺。
只要他在L国,自己的生活就永远都平静不了。
当时朱一文和盛翰鈺准备开斗的时候,她主动提出要帮朱一文,当时他义正言辞说不用,说这是俩个男人之间的事情,就要俩个男人亲自解决。
她还真就相信了。
结果呢?
今天她去要买盛翰鈺公司,不也就变相在帮他,他非但不生气还挺高兴。
朱一文表里不一,时莜萱是第一次见识。
她准备快刀斩乱麻,尽快解决一个是一个。
时莜萱知道自己手机被监听了,但还是拨通盛翰鈺的号码,对方几乎秒接:“萱萱,是我。”
“盛先生,我再强调一遍,请你称呼我朱夫人。”
“狗屁朱夫人,他朱一文是什么样的人,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。”盛翰鈺口无遮拦。
时莜萱道:“他是我丈夫,请你马上对你刚才的言语道歉,否则你的对手就不只是他一个人,还有我。”
盛翰鈺:“我永远都不会和你做对手,你想要公司还是什么,只要我有立刻拿去,我不会多一个字,废半句话。”
话说的挺感人,但是他没道歉。
盛翰鈺才不会承认朱一文是她丈夫,为什么道歉?
绝不。
“这是你说的?”
时莜萱也没追究刚才的事情,只是又追问一句。
“对,我说的。”
“好,那你离开L国,马上就走。”
对面沉默,半天都没有声音。
时莜萱正要挂断,盛翰鈺道:“你只要同意……”
“做梦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她打断他的话,心却“怦怦”跳的厉害,她知道他要说什么,不能让他说出来,说出来就更麻烦了。
“好,我不说。”他就真的不再说。
盛翰鈺道:“我要见你一面,单独见,不能带一屋子人,一个人都不要。”
时莜萱想了想,没有答应也没有说不行,而是挂断电话。
单独见不可能,别说她不愿意,就算她愿意也做不到。
朱一文现在看她严格的像是看囚犯一样,她自己出不去。
事情好像陷入死循环,时莜萱拼命的想逃离,但每个路口都是堵死的。
她只能在一个圈子里没头没脑的转。
不多时,朱一文却派人过来告诉她:“夫人,家主说您总在家里别憋出毛病来,出去逛逛街,散散心也是好的。”
这是在给她递话,表示她可以去见盛翰鈺吗?
“不去。”
时莜萱拒绝:“外面没什么好逛的,家里地方这么大,我想逛就在院子里逛。”
朱一文听佣人汇报,说夫人不想出去,他心里很高兴。
……
手下回来,在王勇耳边耳语几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