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8章

人对人开始信任,一般是从分享秘密开始。
小情偷偷摸摸做了朱一文三年情人,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!
现在能大大方方说出来,这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,但很开心。
他没对简宜宁隐瞒,直接给自己到米国的前因后果告诉他。
因为盛翰鈺弄伤朱一文,所以他给朱一文报仇,两次害盛翰鈺却都没成功,反而被朱一文赶出国的事情都和简宜宁说了。
但他没说自己怀疑朱一文“移情别恋”,“爱上”盛翰鈺的事情。
这种事情说给外人听,太丢面子。
而他知道简宜宁,是因为朱一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很多关于和简宜宁的合同都是经过他的手。
俩人闲聊的时候也经常提到简宜宁,小情知道他是朱夫人老乡,并且关系很好……所以这次他提到时莜萱,正好歪打正着。
小情被送到米国本来是想马上就回去,结果他却发现回不去了。
于是他就想到简宜宁。
觉得简宜宁应该有办法,给自己带回去。
朱一文对小情还是有情的,没有给他送到偏远地方,而是让人给他送到米国,还送到最发达的州,希望他以后的生活能更好些。
结果人算不如天算,朱一文怎么也想不到他能找到简宜宁,还利用时莜萱想重新回到L国。
他找对人了。
简宜宁正要去联系偷渡到L国的事情,顺当着就给小情也捎带回去。
……
朱家豪宅。
时莜萱拿着花洒给花浇水,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。
花匠担心也不敢说,谁会在大中午给花浇水?还不得浇死了啊?
但浇水的不是别人,是夫人。
他再担心也不敢提意见。
这几天时莜萱突然就变得“贤惠”起来。
她开始洗手做羹汤,当然别人吃不到,是专门做给家主吃的。
一天三顿让佣人端给朱一文,并且还得看着他吃完才行,因为送回来的碗时莜萱要检查,如果有一顿她就要朱一文放弃那个想法!
那天她从书房离开,没多久朱一文就到她房间,很认真告诉她已经给小情送走了,以后他也不会再外面找别人,要回归家庭,和她做真正的夫妻!
时莜萱像是看鬼一样盯着他看,告诉朱一文别开玩笑了,俩人现在不是挺好的嘛,这样的关系不用改变,继续下去就行了。
朱一文心意已决,但也知道这个决定对她来说太突然,所以给她缓冲的时间,让她适应。
于是她就开始“适应”了。
时莜萱是挺适应的,但朱一文好像有点适应不了。
太难吃了。
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能给乳鸽汤煲成烤乳鸽,火大糊了扔掉得了呗,时莜萱不,糊了她给撒上孜然烤肉料,美其名曰给家主换换口味!
“呕,呕!”
朱一文看见就吐了。
L国人不习惯吃烧烤,问题是她那个卖相也实在难看。
只是这些还不够,时莜萱还“拈酸吃醋”。
她要求朱一文给以前相处过的小情,所有的资料都写下来交给她,还生活在方圆五百里之内的小情都迁移出去。
电话监控,推特密码上交。
谁给他发稍微暧昧一点的信息,时莜萱马上就会骂回去,宣誓主权!
她告诉朱一文:“这就是正常的夫妻关系,你愿意吗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