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

朱家豪宅。
一路上朱一文脸色都不好看,一个字不说,哪怕时莜萱故意没话找话,他也不接话茬。
时莜萱知道事情严重了。
朱一文是城府很深的人,很难从他脸上看出情绪变化,除非他想让人看出来,或者特别生气的时候。
“跟我到书房。”
进大门后他终于出声,却是这么一句。
俩人一前一后到书房,关上门。
朱一文终于爆发:“时莜萱你什么意思?当着我的面就跟盛翰鈺打情骂俏,你是拿我当空气不存在吗?”
本来时莜萱也觉得刚才捏盛翰鈺的脸不对,心里是有点愧疚的。
但朱一文这么说话也太难听了,什么叫打情骂俏?
她反驳:“我没有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“我血口喷人?”朱一文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:“时莜萱你是不是当我瞎?众目睽睽下你就去摸他脸,以前我给你们机会你不要,非要到众人面前去丢我的脸是不是?”
“不是,我是看他脸上是不是戴面具才去掐他脸的,他骗我们那么久你又不是不知道,是,我承认这件事我是做的欠妥,脾气太急了些,但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你是知道的呀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朱一文粗暴打断她的话,发了好大一通火,反正中心思想就是她和任何男人暧昧都行,就是不能和盛翰鈺暧昧!
给时莜萱气的手都颤抖,她没有暧昧啊,跟任何人都没有,更不可能跟盛翰鈺。
时莜萱也不是面团捏的,没有逆来顺受的好习惯,她指着朱一文道:“朱一文你马上给我道歉,否则咱们立刻一拍两散。”
朱一文:“你做梦,从盛翰鈺出现你就处处表现的都不正常,时莜萱我不怕明确告诉你,这辈子你都休想和盛翰鈺重归于好,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。”
她也没想和盛翰鈺和好啊!
朱一文这么说明显就是不信任,既然不信任真没有在一个屋檐下的必要了。
她突然觉得挺没有意思的,就连吵架都不想吵。
只从鼻子里“哼!”一声,然后扭头就走“咣”书房门被重重关上,以示不满。
不过这一切在朱一文看来,就是她心虚,被戳中心思才这样的。
向来都能很好掩饰情绪的人,砸了书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。
时莜萱回到房间生闷气。
以前她和朱一文是很好的合作伙伴,互相尊重,彼此理解,和平相处相安无事。
怎么突然他就变得不可理喻了呢?
时莜萱仔细想了下,然后得出结论——都是盛翰鈺的错!
要不是他到L国来,要不是他处处都和朱一文作对,要不是朱一文几次在他手下吃瘪,也不会表现这么反常。
没错,就是这样。
想通后,她火气小一点,但还是生气,真想带着孩子一走了之。
让他们斗去吧,打去吧,人脑袋打成狗脑袋她都不管。
……
朱一文车离开大宅,到在外面的宅子去。
“家主,您可算是来了,我以为您不要我了。”一名长身玉立,肤白貌美的男孩子幽怨看着他,然后悄悄靠过去……
如果是以前,男孩这样做,定会引起他兴趣,俩人间很快就能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但今天例外。
朱一文站起身,不留痕迹躲开男孩纠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