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

不等朱一文说话,她就没好气道:“盛先生请你注意身份,我女儿跟你不熟,别叫那么亲切。”
盛翰鈺丝毫没觉得这是时莜萱本来意思,他更觉得是朱一文在这,时莜萱才不得已让他跟女儿撇清关系。
于是他也不再提了。
叫服务员上菜,点了一桌子全是时莜萱以前最喜欢的菜。
香辣蟹,水煮鱼,红烧排骨,麻辣小龙虾,耗油菜心,粉丝扇贝……
本来时莜萱不想吃,但她要亲眼看着盛翰鈺吃海鲜,还要看着他过敏才行,于是就动筷。
结果只吃一口,眼泪差点下来了。
江州口味。
她五年没有吃过这个味道,现在重新吃到,仿若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!
其实朱家也有个厨子会做江州菜,但他是从小就移民到L国,会做是会做,做的还是不那么正宗。
“多吃点。”
盛翰鈺用公筷殷勤给她布菜,然后换回来是被狠狠瞪一眼,连碟子都弃了。
他再不敢给她布菜,就怕她离席走掉,哪怕不给他好脸色看,能看见她的脸也是好的。
他盯着时莜萱看,目光火辣,不加掩饰。
朱一文也生气,当我是空气吗?
他也给时莜萱布菜,还故作亲密:“夫人,尝尝这个。”
“好,谢谢老公。”
时莜萱从来没有对朱一文用过“老公”这个词,叫出来三个人都起一身鸡皮疙瘩,全都不适应。
“哼!”
盛翰鈺明知道是时莜萱故意气他,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了。
“老公,你也吃,尝尝这个,这个好吃。”时莜萱挟一块糖醋排骨放进朱一文碟里。
朱一文不吃酸甜的食物,也不喜欢吃猪肉。
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朱一文喜欢吃什么,别看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五年,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只不过是顺手挟一块,目的就是让盛翰鈺生气,越生气越好!
朱一文很配合,强忍恶心吃下去,然后又给时莜萱剥只虾。
她投桃报李又给他挟一块排骨……
俩人做戏,亲热的互动还是给盛翰鈺气的不轻。
没人管他,他就疯狂吃螃蟹,小龙虾,扇贝……桌上的海鲜已经光盘了,盛翰鈺脸上还是一点过敏反应都没有。
时莜萱撇下朱一文,不可置信瞪着盛翰鈺看半天。
然后叫来服务员,又点一盘白灼虾和清蒸螃蟹。
新点的菜上来,她亲自剥了一只虾放进盛翰鈺碟里:“吃,我看着你吃。”
盛翰鈺吃了,吃的十分香甜。
“再来一只。”她不死心,又给剥了一只。
于是盛翰鈺又吃了,还是什么事都没有。
“你吃个螃蟹吧,我看今天蟹子挺新鲜。”时莜萱拿起一只大个的螃蟹,暴力拆开,用勺子舀出蟹黄送到盛翰鈺嘴边。
她是怕他吃太饱了,不喂不吃。
盛翰鈺毫不犹豫一口全部吃下,香甜的咽下去。是很饱了,但就算撑破肚皮也要吃下去,因为是萱萱喂给他的。
哪怕她现在的眼神没有一点善意,那也要吃,就算是毒药他也会吞下去。
时莜萱再次盯着他脸看,仔细看……这次没有伸手掐,放弃了。
“走吧,回家。”她垂头丧气走出包厢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