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2章

时莜萱跟朱一文去赴宴,没有带时然。
小家伙昨天回来就一直小嘴不停的“叔叔”长,“叔叔”短。
盛翰鈺让人送来的玩具塞满朱一文的车子,小家伙都看见了也不能丢出去,于是就都带回来了。
每一样她都喜欢,宝贝的很。
朱一文和时莜萱都有很强烈的危机感,害怕盛翰鈺和孩子接触多了,女儿会被他拐跑。
在这点上,俩人意见一致,共同决定不带孩子去。
俩人到酒店,受到很热情的招待,只是没看见盛翰鈺。
“你们董事长呢?身体不舒服来不了吧?”时莜萱有点得意,不客气道:“他不来也一样,不是请客嘛,我们吃完他结账就行了,也算全了昨天的礼数。”
她话音刚落,盛翰鈺就在身后道:“谁说我身体不舒服?我好的很。”
还真来了?
时莜萱回头,打算狠狠嘲笑他一番。
结果看见那张帅气……不对,光滑的脸瞬间目瞪口呆!
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呢?
时莜萱震惊他的脸上一点事没有,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呀,当年盛翰鈺过敏发作的样子她还清晰的记得。
饭后就发作,第二天早上脸肿的像是烫红的猪头一样,又红又肿,就算抹药都一个星期才下去,怎么可能现在一点事都没有?
“你的脸怎么没事?”她愕然。
凑近盯着盛翰鈺的脸仔细看,没事。
别说肿了,就是一点红印都没有。
不可能事先吃防过敏的药,她还记得管家曾经说过,就算吃防过敏的药也没用,就是一点海鲜都不能碰!
只是盯着看,没看出来任何破绽,时莜萱不甘心于是伸手去他脸上掐……是真人皮肤没错,有温度,有毛孔。
但是不可能啊,怎么就没过敏呢?
于是她换了一边脸继续掐,使劲掐!
终于红了。
但还是跟过敏没关系,而是被她掐红的。
时莜萱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看见他过敏,别的都忘了,朱一文在她身后脸色都铁青她也没看见,甚至抓起盛翰鈺胳膊准备挽起袖子看。
“咳咳,夫人注意分寸。”朱一文忍无可忍,终于发声。
时莜萱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有点过分。
于是退回来,小声和朱一文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她确实应该道歉,盛翰鈺进来的时候没关门,她刚才掐脸,盯着男人看,外面的人都能看见。
但盛翰鈺不高兴。
冷声道:“不用跟他道歉,没有道歉的必要。”
时莜萱故意气他:“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,你一个外人少多管闲事。”
不过听到盛翰鈺耳朵里就变味了。
他不觉得是时莜萱故意气他,只认为是朱一文胁迫她,萱萱才会这样说。
时莜萱的性格他是知道的,从来不吃亏,也从来不道歉。
至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从来没有说过“对不起”。
不管是谁的错,最后都一定是她对的,这是时莜萱的逻辑,怎么到L国就不一样了?
她一定是有小辫子抓在朱一文手里,会是什么……对,时然!
盛翰鈺见时然没来,就误会朱一文用女儿胁迫时莜萱。
顿时脸色阴沉的像滴了墨。
“然然呢?”
时莜萱本来就一肚子火,现在见他提女儿更是火大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