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8章

麻烦并没有结束。
法院和证监会的人相继找上门,让朱一文尽快拿出个态度,打算怎么解决?
当初证监会去找盛翰鈺,逼着他上市就是朱一文的主意。
结果人家上市了,没给盛翰鈺弄死反而给自己干的死挺挺的,连证监会都给连累了,他们上门要说法也正常。
朱一文让他们随便,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,一切都按政策来。
这个回答很官方,但证监会并不满意,他们上门就是要好处,找补偿来了。
因为这次股价异常波动,让很多人倾家荡产,而始作俑者就是朱一文,只能找他。
结果什么好处都没有,还按政策来?
行吧。
第二天罚单就下来了,不只罚朱一文,连盛翰鈺也罚了,俩边各罚一大笔,数额一样不偏不倚,以示公平。
王勇很不服气:“凭什么罚我们啊?朱一文恶意竞争,我们反击还错了吗?不行,我带人去闹去。”
这就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这次他都赚嗨了,连带着手下的兄弟,一个个走在路上都变得文质彬彬。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有钱就想给自己变成有文化有底蕴的人,也不屑于打打杀杀!
只是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太生气,原形毕露而已。
盛翰鈺似笑非笑,轻松道:“算了,咱也不是差这点小钱的人,罚就罚吧,但这钱不能白拿出去,得给罚单晒一晒,让老百姓都知道我们受了委屈,又被欺压了。”
“好嘞!”
王勇高高兴兴去交罚单。
但在朱一文这边就是冰火两重天。
董事会不想交,又没有不交的理由,交了吧,又实在很憋屈。
最后还是交了,朱家现在口碑形象都下跌,不能再节外生枝。
但该生的枝还是生了出来。
证监会的人刚打发走,法院的人就上了门,通知朱一文这些诉状他们得接,让他们做好应诉准备。
这次朱一文就是想用钱解决就不好使了。
王勇派人给庭长家里递了话,直接告诉:“盛翰鈺是我们老大的大哥,你看着办。”
就算盛翰鈺背后没有人,这么多诉状他也不敢做的太明显,现在加上一个王勇,那就彻底得“公正无私”了。
王勇虽然是黑道的人,白道的人也要给面子。
朱一文焦头烂额,准备请律师,应对不同的官司。
那边的麻烦还没有开始解决,公司这边就又出了事。
萱然丝绸刚到手,布局完成还没有来得及实行新政策,所有的布局就全部被泄露出去了。
朱一文拳头重重砸在桌面上,让人在公司彻查,清内鬼!
很快“内鬼”就被找出来,是销售部一名老员工。
在销售部做了多年,成绩不好也不坏,若不是这次漏出来,朱一文就算等他退休都不会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。
但就是这么一个人,让朱一文在丝绸方面的布局功亏一篑!
“丢到大海里喂鱼,然后给他家人一笔抚恤金。”朱一文眼里闪过一抹狠厉。
内鬼是被处理了,可是好不容易花大价钱到手的萱然丝绸也没了用处!
他现在才知道盛翰鈺当初为什么给价格定这样低。
并不只是为了打垮焦家,长远的目的是对他朱一文来的。
盛翰鈺就知道朱一文不会看着他做大,一定会来抢这个行业,所以他定下的价格基本没有利润,甚至还可能赔一点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