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

“小姐,这是家主的意思。”
阿青给朱一文抬出来,须臾又加一句:“也是夫人的意思。”
“我不管我不相信,你们出去出去。”
小姑娘到底还是小姑娘,表面的威仪装不了多久,阿青给家主和夫人搬出来,她就开始耍赖了。
外面宾客都看着,这里又不是朱家,阿青也不能做的太过分,最后只能退到外面,眼巴巴看着盛翰鈺和小姐说说笑笑。
盛翰鈺陪着女儿一同站在家属位,向给“艾丽莎”行拜礼的人回礼!
有人问,王勇就给解释:“盛总是艾丽莎兄弟,都是实在亲戚。”
朱一文弄巧成拙,没气成盛翰鈺,还让他攀上亲戚了。
葬礼结束,L国商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突然冒出来的商界新星盛翰鈺是朱家的亲戚。
朱一文差点气吐血。
但这还不是结束。
紧接着外面就沸沸扬扬传说,前几天萱然股票异常上涨是都是朱一文弄出来的,目的是为赶走盛翰鈺,成为萱然丝绸新主人,为了垄断L国的丝绸行业,效仿焦家获取暴利。
这个消息传出去,立刻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L国引起轩然大波。
老百姓都在骂朱家,朱一文多年积累下的好名声毁于一旦。
原因很简单,在这次股票上涨中,好多人都是高位进场,然后被撂到天花板上!
赔的倾家荡产,甚至跳楼的人都大有人在,现在突然爆出来这一切都是朱一文搞鬼,人们立刻找到宣泄口。
……
通往朱家豪宅的必经之路,公司总部聚满了人。
人们打着横幅标语拦路抗议。
身上的汗衫,打着的标语上面写着:还我血汗钱!
坚决反对朱家操控股市!
给朱一文送到监狱里去!
杀人偿命欠债还钱!
法院也很热闹。
突然见诉状就像是雪片般飞来,一半状告朱一文恶意抬高股价,一半状告证监会监管不利,和朱家同流合污。
法不责众。
如果只是一两个人,法院完全可以不受理,但这么多人一起告,不受理也不行。
……
朱宅,书房。
阿青对朱一文建议:“家主,警察那些人不管用,我们让军队过来吧?”
“不行,还是再等等,你出去。”本来现在人们的不满情绪就很浓烈,请军队过来只能是火上加油,坐实他们仗势欺人。
朱一文皱眉,他第一次感受到盛翰鈺的可怕。
外面抗议的人已经坐一天了,怎么说都不走,一定让还钱!
怎么还?
钱都被盛翰鈺赚去了,现在他却成了苦主,他那个兄弟王勇派人四处说萱然丝绸被朱一文夺去了。
朱一文钱多势力大,他大哥初来乍到根本不是对手。
本来想让平价丝绸布满全国,让所有人都受益,现在看是不行了。
还说等着看吧,丝绸公司现在到了朱一文手里,马上就得涨价!
堂堂黑社会现在扮演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弱势群体,居然还没有人觉得他们是胡说八道,反而都相信了。
老百姓现在都站在盛翰鈺一边,给他当成救苦救难的活菩萨,朱一文瞬间成了为富不仁的恶人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