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

简宜宁不愿意和她继续这个话题,反正被拒绝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已经习惯了。
再次提起艾丽莎,他让影子小心那个人,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,反正他就是觉得不对劲。
简宜宁还不知道“艾丽莎”的身份已经暴露,所谓的“艾丽莎”确实是盛翰鈺假扮的。
也就是说他最开始猜测没错。
但时莜萱明明白白告诉他的时候,他却不相信了:“不可能,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急着走?不是生你气,而是回江州调查那个人在不在?如果他不在江州,我就有证据告诉你,艾丽莎就是那个人假扮的。”
可惜他在,他一直都在江州没走,还出了车祸。
简宜宁给在江州发生的一切,和时莜萱说了一遍,时莜萱又懵了。
艾丽莎不是盛翰鈺?
但朱一文怎么说萱然公司背后的老板是他?
她突然想到,就算萱然老板是盛翰鈺,那也不能说明他就在L国。
时莜萱相信简宜宁的话,她想去告诉朱一文,但她现在闹绝食呢,还不能说。
犹豫纠结了好一会儿,时莜萱问道:那个人没事吧?
内心深处,她还是牵挂他。
简宜宁知道,心里有微微的失落,但还是实话实说,告诉时莜萱:那个人脑震荡,小腿骨折,脸上有伤……
不对劲。
他突然想到根本就没看见盛翰鈺的脸。
哎呀,自己真笨。
他给这件事也告诉时莜萱,最后俩人又推敲下细节——一致认为盛翰鈺现在就在L国。
艾丽莎就是他假扮的。
简宜宁坐不住了,他要马上去L国,朱一文封锁正常的途径他就偷渡!
时莜萱告诉他不用急着来,自己要离开L国,等离开后联系他。
俩人商量的计划没问题,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。
第二天一早。
佣人送进去的早餐还是一点没动,被退了出来,午餐也是。
时莜萱已经“四顿”没有吃饭,继续“绝食”。
而且也不再大声抗议,恹恹的躺在床上,有气无力。
佣人急的要命也没办法,不管怎么劝,哪怕是她们跪下来恳求夫人吃东西也没有用。
这样下去不行,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她们都得陪葬!
佣人们不敢怠慢,又去给朱一文汇报:“家主您赶紧想个办法吧,夫人不吃不喝已经两天了,这样下去身体会出问题……”
“行,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朱一文知道她在用苦肉计,也不可能让她这么快就得逞。
但他有点力不从心,因为盛翰鈺在外面已经开始对他出手了!
以前生意上的事情有时莜萱在暗中帮忙,他就省很多力,而且对手也没有盛翰鈺强大。
现在盛翰鈺摆明了就是对他来的,自己急需帮手的时候,而时莜萱却在房间里闹绝食,闹离开!
内忧外患,朱一文头疼。
本来他不想这么快就这用招,这是下策,会让时莜萱寒心,她寒心对朱一文没有好处只有坏处。
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这一招是能快速见效的,他让人给时然叫过来:“女儿,你妈咪闹绝食,你说怎么办?”
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问:“妈咪为什么要绝食?什么叫绝食呀?”
朱一文就告诉她:“绝食就是不吃饭,一直到饿死,因为妈咪想带她离开,离开爹地以后就再也看不见爹地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