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

齐夫人刀子嘴豆腐心,虽然话说的厉害,但该管还是得管。
时莜萱接到齐夫人邀请,邀请她一起逛街。
本来她不想去,但这些天被女儿缠磨的没办法,正好出去散散心,于是就答应了。
俩人见面后,说是逛街没走两步齐夫人就张罗累了,要休息,却不肯随便找个地方坐。
而是要拉她去两条街外的咖啡厅喝咖啡,歇脚。
齐夫人是不擅长掩藏情绪的人,从见面时莜萱就觉得她不对劲,目光遮遮掩掩,还总想讨好她的样子。
她站住,并不往前走了,开门见山道:“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,不用非要去那么正式的地方。”
齐夫人见瞒不下去,也就说了实话:“是我表哥想见你,又怕约你不出来,所以才让我谎称逛街给你约出来,你别生气啊。”
时莜萱生气。
她耷拉下脸:“不见。以后别什么香的臭的都往我这拉,艾丽莎都因为你表哥的原因被赶出去了,他还想怎么样?没完了是不是?”
艾丽莎是男人假扮的事情,只有时莜萱和朱一文知道,她虽然喜欢齐夫人爽利的性格,但这种事情也不会和她说。
关系没有好到那个地步。
“不是这件事……我问你,萱然绸缎是你开的不?”
时莜萱现在懂了,原来是这件事。
“走吧,我跟你去见你表哥。”
到咖啡厅,焦恩宇已经等的很焦急了,左顾右盼。
见表妹带朱夫人过来,高兴的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抓着时莜萱的手一个劲哀求:“朱夫人我知道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而是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在电视上道歉了呀,您就放过我们行不行?”
这还在外面呢,咖啡厅里人不少,他就这么大胆抓着自己手是闹哪样?
万一传出去,好说不好听,时莜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!
“松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“朱夫人您答应我,放过焦家我就松手!”焦恩宇居然耍上无赖了。
齐夫人气的不行,表哥现在居然这样无赖,这是丢她的脸。
她上前使劲一脚——细长的高跟跺在表哥大脚趾的位置,焦恩宇吃痛,条件反射般松开手,时莜萱转身就走。
“哎,朱夫人您别走呀……”他急的不行,现在后悔刚才那么做了。
他刚才是故意的,不只为恶心时莜萱,更想让她知道,焦家不是你想对付就能对付,我们也会反击,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但他却没想到表妹突然蹦出来,还没恶心够就让她跑了。
……
老板办公室。
盛翰鈺和王勇坐在监控前,给刚才的事情全都尽收眼底。
王勇气的要立刻让人废了他:“这小子是活腻歪了,谁的女人都敢碰……不行,最少我也得给他两只只爪子剁下来。”
王勇说到做到,立刻就去吩咐人做这件事。
盛翰鈺觉得剁手太残忍了,于是叮嘱:“别让兄弟们手上沾血,刚才他是用右手握的,只挑断右手手筋就行了。”
“也行,就按哥说的做。”
时莜萱走出大门,脸气的铁青。
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?
她准备给焦家点厉害尝尝,那个绸缎公司确实不是她开的,但不代表她还有别的方法让焦家破产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